乌云

想想,画画,写写……

雪醉(贰)

孙婧明白,大家是照顾她的感受,她微微一笑。
“你们怎么都站着,菜都要凉了哦!”
说完,把站着的那几个推入座位。
“你们啊!竟然嗨得把吃饭这等要事忘了,”孙权先笑起,拿起碗筷,环顾左右,“练师忙活了很久的,我可不许你们浪费!”
甘宁拍拍胸口,“主公放心!吃饭的事包在我身上。”
周瑜向他们示意一笑,“宴席之上不可无酒。”
小乔了然点头,帮自己姐姐把酒拿上来。
孙尚香先抢过几瓶。
“好耶!来拼酒吧!”说着将酒满上碗。她向来都是以碗代杯的。
“老规矩,未满十八的不许沾酒!”张昭看向那两个小的伸出的手。
什么?!
凌统,黄盖顿时晴天霹雳。
好吧……黄盖认命缩回手。
凌统不满抗议,“明年我就十八了!”
“那是明年的事!”
韩当,太史慈拍拍他的肩。“认命吧!小凌。前年我们也是这样。”
“甘兴霸,我不能喝,你也不许喝!”
甘宁得意一笑,“少来!有本事你比我早生几年!”
“你……来年我一定要让你跪地求饶!”
“嘿!我还真不信了!就一个刚刚开始会喝点酒的小毛孩能跟我这个从十岁就开始喝酒一喝就喝十几年的老手比。”
“可喝了十几年,你还是这么逊!”
“对付你我还绰绰有余!”
“你……甘兴霸!”
……
这两人,每次吵起来都是没完没了。
孙婧喝了一口饮料。
“这果汁酸酸的,还挺好喝的。”
凌统没好气地应了一句“我才不喝这种酸溜溜的东西。”
孙策正喝着酒,听这话,轻咳了一声,目光微斜……
凌统有所感应,赶紧将杯子递上,“这么好喝的饮料,我也要一杯!”
甘宁哈哈大笑,“刚才也不知谁……”话未尽,脚就被人狠狠踩了一下。
“……痛——”他捂脚从座位上跳起。
孙权調笑着搭上孙策肩膀,“还说大虎护爹心切,哥你还恋女情结!”
孙尚香朝他吐舌,合作地补上一句“要女儿不要妹妹,臭老哥!”
孙策就当没听见,就喝着手里的白酒,也不夹菜。
周瑜当然明白他在想什么,不过他也知道他的脾气。
大乔懂他,我们这些人,多多少少都跟伯言有所接触,前世伯符走的早,对于女婿陆逊的事,他一点也不清楚,那是一个他陌生的角色,即使看史书也看不透的人物,他是觉得,这是女儿和他的一道墙。
“伯符……”悄声唤了他一句。
孙策看出她的担忧,伸手将她的两缕发丝掠至耳后,安慰地朝她笑笑。
孙婧是看在眼里,她起身,往孙策碗里夹菜,边夹边用大人语气说话,“爸爸你又挑食了,我可要罚你把碗里东西吃光!”
“小没良心的,明知你爸爸我不吃辣,还往我碗里夹那么多青椒。”孙策嘴上说她,手却动起筷子。
“嗯,”孙婧开心一笑,“表现良好,赏几块肉给你。”
小鲁班看着羡慕,在周瑜怀里不安分起来,伸手去抓孙权衣服,“爹地,要——要虾——”
孙权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好,好。”然后夹了几只虾进碗,耐心地剥掉虾壳。小鬼一点也不疼爹,就知道找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来!
了解女儿脾气的步练师则是偷偷把自己剥好的虾放进孙权碗里,然后望着女儿那开心的样子,心里很满足。
那边孙尚香甘宁,吕蒙周泰拼酒之势锐不可当(周泰表示自己是被硬拉进去的),韩当,孙诩,孙匡一早就以不胜酒力为由退出比赛,太史慈表示不想和他们闹,前世酒量肯定不在话下,今世比他们小那么多,万一喝醉耍酒疯可是很丢脸的。不敢叫上周瑜孙策这两个大哥级人物,主公又“身负重任”。(孙权表示很不开心,当主公一点也不好。)
……
就这样,半食半戏,一顿饭吃了好几个小时,到碗筷都收拾好已经将近十点了。
吃饱喝足,甘宁他们还不满足,非要拉着众人来玩游戏,周瑜,张昭,鲁肃,吕蒙一致不打算参与,前三者是没兴趣,后者是对这些人想出来的游戏不敢苟同。小乔大乔步练师则是因为事情还未忙完而拒绝他们的邀请,玩游戏的人加起来有十多个。(孙婧作为宴会主角是推却不了。)
“甘兴霸,你说玩什么?”凌统很有兴致。
甘宁微蹙眉想了想,想了又想……
“我没个主意,这么多人,你们谁有想法?”
黄盖好孩子举手。
“丢手绢!”
“你是小学生吗?小学没毕业吗?”韩当觉得自己被雷到。
黄盖小声嘟哝“我确实小学没毕业啊!也才十二岁,你想怎样?”
“原来你只有十二岁?!”
有几个人都是以一副惊讶的样子看向只是少年的黄盖。没办法,谁让黄老将军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即使面前是十二岁的小黄盖,潜意识里总把他当老将军。
“别闹!快想想有什么好玩的!”孙策打断他们的惊讶。
额,额……
孙婧看他们一副苦恼的样子,最后从身上掏出一条手帕。
“我看玩丢手绢挺好的,满带童年回忆……”
“搞什么,我不……”甘宁正想吐槽,感觉有什么人正盯着自己,赶紧改口,“玩!好玩!我第一个赞成!”
孙权看孙鲁班开心,也点头赞同。“大虎喜欢的话,玩这个她应该不会太闹腾。”
小霸王扫视群臣和弟妹一眼,“你们可都赞成?”
“赞同,十分赞同!”
不说赞同还能说什么,他们可不想得罪江东小霸王。
孙策满意点点头,将手帕塞给黄盖。
“既然是你的主意,就从你开始!”
黄盖接过手帕,没有半点不情愿。其实他是真觉得这游戏好玩,他在学校和朋友玩过。
于是,一帮大男人加一个十二岁少年再加几岁的小女孩以及十六岁少女,二十多岁女汉子,围成一个圏,玩起丢手绢。
“丢,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边……”小黄盖边拍手唱起儿歌,边绕起圈儿。
……
门外有敲门声,周瑜看看时辰,应该是他们来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