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乌云

© 乌云 | Powered by LOFTER

少年旧事 35

——陆康之死(下)


入夜渐深,陆绩却入不了眠,陆议替他推开窗,让他对着漫天星辰,希望他能因此平复一点心情。

“小议,”陆绩拉住他手。

“叔叔?”

陆绩手握的紧紧的,掌心有些湿润黏腻——满是因害怕出的汗。

他怕……

陆议回覆他手,温柔得如十五的圆月明光一般。

“叔叔,别怕。”无论前方有什么,议都在你身边,议都会同你一起面对。

陆绩放心地闭上眼睛,勾一唇浅微。

你总是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丑时时分,陆议仍旧没有入寝,整宿守在陆绩床边,怕他觉得闷热,一直替他扇风。

忽闻得马嘶声,竟能听出几分熟悉。

这个声音是……

陆绩被这声音吵醒了,不安地抓着陆议的手...

少年旧事 34

——陆康之死(上)


兴平元年(194年),春末夏初

数月前,袁术攻打徐州,以借粮之名向陆康索要粮食,庐江城中百姓尚且少粮可济生,如何能借,陆康自然拒绝,袁术怀恨,令孙策攻取之,自孙策围攻,已有近一个月。

陆康病卧于榻,身旁是贴身照顾他的陆夫人,夫妻二人皆是沧桑面目,可见得前方战事相当不乐观。

“报!”

一个兵士慌忙入内报告。

陆康早已病入膏肓,说话亦是有气无力,凭一口虚气撑着。

“说吧!”

兵士含泪道,“大人,黎都尉他,他言愧对与您,自尽了!”

什么?!子师他,他……

陆康阖了双眼,最终长叹道,“将他尸首收好,送与他妻儿处,让她们好好安葬了吧!”

“是。”...

少年旧事 33

——观变于弈


一夜雨后,禾稻滋生,那些嫩芽嫩枝娇翠欲滴,如翡翠一般泛着绿光,无比可爱。

陆议见之,欣然而笑。

原来已春分时节。


忙完家族事务,回到府里已是午时。今日事少,得了闲暇,便往后院去。

他先前让人收拾了一间宽敞的房间,用来做书阁,以供贺云传道受业。阁间简洁清净,贺云很是满意,命名为“闲云居”,他住的地方也甚是幽静,一排青竹,懒石清池,又可隔窗望远山,名以“野鹤栖”。

野鹤栖居闲云,纵是神仙几能及?

陆议靠近闲云居时,就听得小叔叔论理的声音,铿锵有力,言之凿凿,果然较先前有大进步。

陆议待他论毕,才轻扣门,毕恭毕敬,

“学生陆议前来报告。”

陆...

突发奇想之写完马上滚去学习

偷闲时候在微博上看了一点关于追星唯粉的文章,作为一个虽然没追两年星但一向佛性理智目前还因为三次元事情太多处于半脱粉状态的粉丝突然也很想写点关于自己先前因为打投在饭圈里混的所见所闻所感。

喜欢两小孩(明明都比我大)是16年10月份的事情,正式入饭圈好像是在11、12月份的时候吧!那时候也是第一次真正开始用微博这种社交软件,在这之前因为专注历史、二次元(好像跨的圈子有点多了)所以一直都是混的同人圈,虽说无论什么圈子都有大大小小的各种撕逼混战然而当混了饭圈才知道二次元里的混战跟三次元的比起来还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只是本人无论在哪个圈子都是那种“不思进取”的佛系的存在,而且基本是什么都看什么都不听...

少年旧事 32

——陆议拜师(下)

顾府后院所通的一处闲宅,是闲野先生的暂住之地,路过一池莲,见池花正含苞待放,娇而不艳,清丽脱俗,宛若水中仙。

莲,高洁者,不可亵玩也,此为世人皆知。

陆议揣测,这位隐居高士必也是清洁如莲,出泥不染。

跟着顾邵转入一处幽静深僻之地,只见一间简朴的青砖瓦房坐落于此,颇有寻常人家的味道。

顾邵先依礼入内请示,很快就出来了,然后示意陆议兄长可以进去了。

陆议点头,上前,依旧彬彬有礼,轻扣木扉,徐然行礼。

“晚辈陆议,前来叨扰。”

礼毕,他缓缓推开门,脚未完全迈入,却碰到一障碍物。

陆议瞥了一眼脚下,堵路的是两卷竹简,一左一右,都倘开了一些。

他没动作,只是目光往...

少年旧事 31

——陆议拜师(上)


一夜未合眼,操劳家事,第二日又早早出门办事。陆绩他们每天都很少见到他的身影,可他们不敢打扰他,怕他更操劳,每日只能自己多读些书。


忙了整整一周,终于将眼下家族大小事务安排妥当。然而连着七日几乎没有歇息,陆议实在太累,检查好最后一筒书卷,疲惫的他阖上双眼,就着坐的姿势睡沉了。

他是被朗朗书声唤醒的,睁开眼时,晨曦的微光温暖地照着地面。

他出了房间,见到院落里三个熟悉的小身影,一个站在前面捧书领读,另外两个在后面认真地听着。

一股暖意上心头来,让陆议忘却了这些天的辛劳。

说起来,也是时候给叔叔安排上学的事。

洗过脸后,陆议往院子行,顾邵正好...

少年旧事 30

——纲纪门户


陆议病愈后,便着手陆家事务,先前陆夫人早有交代,只他一声吩咐,齐管事已将族谱族籍以及近来几年的账本等一一呈上。

陆议细细查看陆家族籍,又翻阅陆氏族十年来收支账目,愁眉直皱。

陆家先祖连同,五代连出郡守,名望愈盛,陆氏族因此立于江左,声名远于外,然而,自从奸佞乱政,陆氏族便多有折损,祖父陆康便成了如今陆氏族唯一的依靠,陆氏族因此尚有名望在外。可如今祖父陆康年老,支撑庐江城尚且勉强,无暇顾及陆族他务。无论胜败,此战后必将更有折损。

而账目所示更是让他烦忧。田地收成不好,近两年是越来越少,说了是虫害,兵荒所致,具体情况他确实不甚清楚,看来还是需要先去勘察一番。

陆议拿...

少年旧事 29

——叔侄相依(下)


良工同顾雍交谈完,商定借助外力为陆议强迫退热,便进来替他再把一次脉,然这一把脉倒让他很惊讶。

他放下陆议的手,起身,对顾雍说,

“方才探时,公子的脉象时稳时乱,很不规律,如今探时,脉象已趋平稳,身上温热亦有渐退迹象,若是一个时辰内退得热,则公子之病无碍。”

几个人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觉得宽慰欣喜。

陆瑁却是咬唇,斟酌后问道,

“您说一个时辰内要退得热,那如果不退呢?”

“这……”

良工思量一番,方应答道,“如此怕是要强硬退热,只是此法对人体可能有害处,建议考虑清楚再行。”

听到这些,陆瑁又握紧小拳头。

卢叔,您保佑兄长好不好?如果您...

少年旧事 28

——叔侄相依(上)


陆议是突然就醒过来的,没有梦魇,也并非惊醒,只是刚刚要入睡,意识便同自己讲,“不可”,于是便醒了。

身旁是叔叔沉睡的童颜,安静美好,大抵就是如此的,眉间尚是让人羡慕的天真,不忍心破坏的完整。

好不容易才哄睡去,他的直觉敏锐得让人难以置信,就像知道今日母亲要离去一般,不肯睡下,一直同陆议讲眼皮跳的异常,怕有不好的事发生,又讲自己观星象,西南方向的星象很不稳定,让他很担忧。

西南方向,是庐江。

陆议不敢让他知道,只能一直说着安慰的话语,一直到寅时他才真正睡下,想来一时半会不会醒的。

“叔叔,”

陆议出声出得很轻,很轻很轻,似乎比呼吸声还要浅。...

少年旧事 27

——陆母托孤

陆家兄妹守孝三日后,有陆夫人所差的人来接他们回陆府,路上陆议见他们似乎都有些疲累,于是关心问道,“可是府里有什么大事?”

侍从老实答道,“昨日大人来了信,也不知道写了什么,只知道夫人看了以后,这几日出了很多趟门去忙事,把府里事情都落下了。”

陆议听言,静思缘由,忽的一阵头痛,眼皮也跳的厉害,他蹙眉隐下痛处,心下却是叹息。

终究还是到了吗?

然他们都无法选择后退,能做的只有不断地往前。

 

如他所料,回到陆府后,陆夫人便把他一个人叫过去,道是有事与他商量。

陆议料到是有重要的事,托来迎接他们的小陆绩和顾邵先帮忙照顾弟弟妹妹,便到陆夫人房里去了。

站在门前...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