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想想,画画,写写……

雪醉——后记

淡凝眸,临初雪
君托言或见,或别
/
更深夜,无人觉
相见……苍颜
/
温柔笑,如初见
一言一行关微
/
红颜泪,化成灰
得见……欢颜
/
/
不忍别,怎忍别?
望君知我心间愿
盼这细雪时时飘零间
/
还须别?终与别。
君系苍生怎不解?
罢念,惟惜此见……
…………
…………
…………
五年后
江南一如昨日,春江水暖,让人觉得舒适。
来来往往的船只,摇起水面一圈又一圈涟漪,慢慢往后推去……
有一背着挎包的女子在舟上哼着歌曲,声音轻轻的,悦耳动人。
“小姐,你唱的真好!”
船夫憨笑着称赞。
孙婧抬头对他微笑,继续哼着自己的歌。
对面驶过另一艘,两家船夫互相打了几声招呼。
那艘船上是热闹许多,一家人其乐融融,有说有笑。
孙婧每次看到这样的画面,都会不自觉地扬起幸福的弧度。
两艘船擦身而过,不知突然从哪里传来一声“伯言”,孙婧像触电般睁大眼睛,往四周寻找着什么。
“怎么了,小姐?”船夫关切地问候。
“不,不,没什么……”孙婧揉揉头穴,我是太想他了。
…………
回到自己租的房子,把行李随意地放下,一把靠进沙发。
“果然,回家是最舒服的。”
眯眼享受了一会,才站起身,想收拾行李,发现自己门还没关上。
孙婧笑起自己的健忘,走去关门。
门外有些动静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探出头。
好像是搬来新邻居了吧,有生面孔,去打声招呼吧……
这样想着,孙婧走出去,关上门。
“你们好,我是隔壁那间房的。我叫孙婧。”
正在浇水的女主人开始有些疑惑,见她友善,也微笑回应,“你好。”
“你们是新搬来的吗?”
“啊,是。前两天搬来这里,我们好像没有见过你呢……”年轻美丽的女主人有点不确定。
“嗯。是的。我是刚回来,在外念书。”
“读几年啊?”
“现在是大四,再有几个月就要毕业了。”
“你是大四生了,真是看不出来呢!我还以为是高中生呢!”
“谢谢。”
“那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呢!”
“大家是互相关照,不用那么客气。”
孙婧开心地笑着。
屋子里头的男主人伸头向外望,问道,“琪雅,他们两个跑哪去了?”
“他们去帮我买些东西,现在还没回来,不知道会不会迷路了?我现在去看看。”
“我陪您去找找吧。这里我很熟呢!”
孙婧很热心地提出建议。
“是吗?那谢谢你了。”这真是个好女孩。
“不用客气。”
正要出门,一个少年正迎面走来,冲着女主人唤道,“妈妈——”
“回来啦。弟弟呢?”
孙婧正面望见少年,竟是她最熟悉的模样。
幼节……
她不敢置信时,听见女主人唤的那声“伯言”。
抬头望向前,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正向这边跑来。
孩子在望见孙婧时竟突然愣住了,停下了脚步……
…………
…………

鹅毛雪,伴别泪
送君一路往黄泉
/
犹记言,浅笑间
约定……再见
/
五载过,步履微
思君亦不再以悲
/
偶然间,诧异见
如约……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