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乌云

© 乌云 | Powered by LOFTER

雪醉(拾壹)——完结篇

陆逊站在门外,伸出手去,穿过了房间。
“……茹……”
“伯,伯言……”
孙婧倒水的手停住了,愣愣地望着他。
“我……”
“你怎么了?”孙婧赶紧把水杯放下,想起身。
“我过去就好,你别起来!”说着,陆逊快步到她身边去。
孙婧听话地等着他过来,然而当她感觉到温暖并没有随着心爱的人靠近而接近时,她有很不好的预感……措不及防地,她伸出了手,然后看着自己的手直接穿透他的身体…………
“伯言,你……怎么会这样……”
“没什么,就是一点小惩罚,然而是为了做好事,也没什么的。”陆逊笑得温柔,笑得安慰,他不怪任何安排,也没有觉得后悔。
“我要听实话,伯言,别瞒着我……”孙婧湿润的眼那样恳求地看着他。
陆逊还是笑着,微微转移视线。
“我们也只有一个时辰了……”
他没有欺骗,只是选择保留……
“……这,是全部的惩罚么?”孙婧并不是那么相信,她了解的伯言,怎会因为怕这点惩罚而无视生命。
陆逊对着她摇头,却没有说话。
他的意思,不问,别问……然孙婧知道他一定是要一个人去承担很多,一时之间,她无法原谅自己……
“伯言,对不……”
“茹,”陆逊打断她,“你没有对不起我,你是让我更认清自己,我现在虽为鬼,然而我拥有的是人的意识,人的感情。”
“可是,伯言……”
“没有可是了,不是还有一个时辰吗?我们要做的是,珍惜。”
伯言……
“嗯。”孙婧也露出笑容。
“那行程要由我定,这回我们去我最爱去的地方。”
“不,茹,我们就在这里,在这里就好。”陆逊也不想拒绝她,然而他知道她的身体不允许。
“嗯,我听你的。”孙婧高兴地笑着,她不会再任性了,虽然做那样的事她没有后悔。
“我们来下棋,就像前世那样,每次我回来,你都会让我陪你下一局棋那样……我很想念那种时刻。”
“好啊!你可要小心了!”孙婧应的干脆,倒忽视了自己现在棋艺不精的事实。“我去拿棋盘咯!”
“茹,这里是孔明先生的房屋,我向他借便可。”陆逊说着出去了,不一会又回来,随后诸葛亮拿着一个盒子进来。
“谢谢孔明先生。”孙婧接过盒子。
“先声明,这可是我花重金打造的,给我小心点使用。”
“知道了,先生,不会弄坏的。”
诸葛亮笑着离开房间,心道,“坏了也没事,我会直接去孙伯符那儿索赔。”
打开盒子,里边是一副古质精巧的象棋。木头是上好的老榆木,盘龙的刻纹栩栩如生;石料是著名的青田石,生动的象形文字引人瞩目。连盒子都是好木材,不带一点杂尘。
陆逊笑道,“果真是孔明先生的珍品。”
“他真是有钱人。我还不敢相信他竟然就这样把自己如此心爱的收藏品借给我们。”
“茹,你说错了哦。”
“什么?”孙婧一头雾水,自己说了什么错话了吗?
“我是想说,这并非孔明先生的收藏品。”
“为什么?”
“若是收藏品,怎么会没一点岁月洗磨过的痕迹?仔细看去,这棋子上也有些手纹,再者,以我对孔明先生的了解,越是他喜爱的东西,他越使用的频繁。他总认为再好的东西,没有使用价值,也就成了一件废品,如若这只是他作为收藏的珍物,又怎会带到东吴来呢?”
孙婧虽然为他的言论所折服,却是有些小不满地嘟哝,“要不要每次都这样,举一反三。”
“夫人若也想举一反三,就不能再荒废了学业。”
啊?孙婧惊讶地看着他,“你知道我没上学?”
“我当然知道。”陆逊的白衣轻轻飘着,“你的事,我都知道。答应我,茹,回学校去,去过你应该过的生活。”
孙婧点头,“嗯。我答应你。”
……
一张小书案,一盏孤灯。
摆好棋盘,孙婧挑红子,陆逊走黑棋。
“你果然对红子情有独钟呢!”
“那是,这可是最吉祥的颜色。”
陆逊微笑,谦虚请道,“那请夫人先开局罢。”
孙婧歪着脑袋想了想,摆摆手。
“还是你先开局吧,我好久没玩了,有些生疏。”
“夫人这么说,那逊就先落子了。”
陆逊先是一环棋局,心中有了想法。
“夫人,我第一步是卒七进一。”
“卒七进一……”孙婧默念一遍,替他把棋摆上。“那我的话……学你,兵三进一。”
“夫人那么久没下,是否需要……”
“我才不要你让我呢!别小看我!”
“哦。”
…………
“恩……恩……”接下来该怎么走……
“夫人是需要我帮助吗?”
“才不要……”
“夫人有颗棋子被忽视许久了……”
孙婧眼睛一亮,将棋子落下,她故作不悦地说“我知道,不要你提醒。”
“夫人说的对,是逊多话呢!”
…………
一个时辰过得很快,又将是凌晨一点,他们在夜半重逢,终要在下一个夜半告别,而此时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这分别时刻的临近……
“夫人,你说我这一步下去,是不是就该结束了呢?”
“啊?将军……又是你赢……”孙婧不满地帮他落下定局的棋。
“夫人不必难过,毕竟我是生活了一千多年,而夫人你才刚刚开始,开始对自己人生进行选择……”
孙婧突然有所意识地跑去开窗。窗外,零碎的雪花飘飘零零,冷风轻轻而过。回转过身,心爱的人似乎只剩透明的残影……
“伯言——”
“这雪,要停了啊……”陆逊的声音变得很轻很轻,轻得像空气,过去了,也没人注意。
“伯言……”孙婧想抓住他,却什么也没有,“……伯言,我,我不想你走……”眼泪还是流出来了,尽管拼了命地去抑住……
“别哭,茹,像前世一样,下完一局棋,我就该回我的战场。”
“可是……”
“我知道,我都知道。”陆逊伸出手去,虽然他知道对方感觉不到,却还是伸出手,抚上她的脸。
“那好,就像前世那样。你回你的战场,我一直在这里等你,等你回来……”
“茹,”我不值得,可是,你的坚持,不是我能改变的,陆逊想着想着,笑了,“此战不得归,妻不离,前世之幸!若有来世,我也非汝不娶。”
“万一来世我成了老太婆你才出世呢?”
“若世间真爱,何需问龄几?无论你变成怎样,只要来世,你我能再重逢,定娶你为妻,可好?”这个承诺,是他许过的期限最长的一个承诺,说是来世,实是永恒。因为爱,从无期限……
孙婧含泪而笑,含笑而允。
“那么,说好了。”
“嗯。再见……”陆逊转身离去,英姿飒爽,宛若前世。
孙婧也像前世那般,目送自己的丈夫消失在自己面前。
……
就在陆逊快消失殆尽时,他突然回头来,飞到孙婧面前,微俯首,吻上她的额,下一瞬间,化作云烟……
孙婧露出了幸福的笑,手轻轻触碰自己的额。
“我感觉得到,这里,伯言,你的温柔。”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