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雪醉(玖)

“这里是?”先出现的是少年不成熟的声音,刚刚一场冲击,突然就被带到另一个世界来了,仔细看过,竟是一片虚无之境。
“这是伯言的梦!”
“伯言的梦?鬼也会做梦?”这还真是个了不起的发现!
睡梦之神见他似是一脸无知,更加得意了。“那是当然,不仅鬼会,神仙也会。梦本就是关乎灵魂,而非肉体。”
猜到他的小心思,决定干脆顺他的意。诸葛亮垂下眼睑,恭敬谦逊,“哦!是我目光短浅了。”
见他被自己折服,睡梦之神心情大好。
“不过,您入伯言的梦做什么?”这点倒是不太理解,不可能只是为了让我觉得自己无知吧!
“我要找他的记忆。”
“记忆?”
“嗯。我定要看看他是因什么违约。你不准插入,跟我待在这里看着。”说着,食指一转,划了一道口,开了另一片景……
…………
…………
细雪飘零,纷纷洒洒。飘雪间,山上那对相依的身影惹人欣羡,无怪乎世人常道“只羡鸳鸯不羡仙”。
不知不觉,已入黄昏。陆逊见天色渐黑,建议找个地方休息,准备晚餐。
野外生存?这主意孙婧很满意。
两人牵着马往山下走。
山路并不崎岖,但也没那么好走。陆逊担心孙婧太累,让她上马歇会,自己再探探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他们休息。
“不,伯言,我跟你一起走。”孙婧觉得一个人骑马没什么安全感。
陆逊细心地拍去马背上的落雪,抱起她,在她耳边说着让人安心的话。“茹,不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说着,送她上马。
“嗯。”红着脸回应。孙婧放下心来,牵起马绳,真有几分骑马之姿。
有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流在前面,陆逊回头温柔笑道,“觉得渴了吗?”
孙婧想想,微点头。
陆逊顺顺白马的毛发,马儿温顺地低下头,停下脚步候着。
给了孙婧一个安心的微笑,陆逊走上前,伸手去捧一溪清澈。冰冷的水渐有了温度。
孙婧小小惊讶,陆逊有所意识地回头来冲她笑。
温馨的时刻,美丽的瞬间,有那么一声不和谐的呼救声就这样插进来。
有人喊救命!孙婧循声望去,好像能看见有人置身险境,这里除了他们,也没有什么人。求助的目光望向陆逊,却见他并没有什么反应。
“伯言,有人在求救!”孙婧无助地望着他。
陆逊眸中有恻隐之意,却是垂下眼睑,将之隐下,“……这不是我能出手的事。”
“……伯言……你,你怎么能这么说……”
“……他的命数到了,生死簿上亦将留下他的名字,这是事实……”陆逊把温好的水倒进瓶子里,回答得好像事不关己。
事实?
孙婧一时烈性,直接扫开他递来的瓶子。
无辜的瓶子飞出一条曲线,刚才还冒着热气的水撒在空气中,渐渐冰冷凝结……
“你向这种事实屈服了是吗?……生死簿上应该还没有我的名字吧!……”留下这么一句话孙婧竟猛拉缰绳转向,白色的骏马撒开腿往那个方向跑。
陆逊措手不及,没拉住,但很快反应过来,追上白马,直接跃上马背。
“茹,停下来,前面有条河……”
陆逊的“加入”让在马上颠簸得厉害的孙婧一下有了个依靠,可惜她是不留一点情面地大力推开这个依靠。
“你没有职责救他,我却不能见死不救!”转头瞬间,马儿一个猛刹车,“啊!”马上的少女被抛了出去。
“茹!”陆逊飞身跃下,在离河面不过几寸的半空中拉住她,对方却还负气地把他一起脱入水中。
……
冰冷的河水浸透全身,孙婧怕寒的身体忍不住战栗,全身无力。虽然有股温暖的感觉很快环上她,并将她从水中带出来。
“茹?茹……”陆逊抱起她,将温暖的感觉传入她体内。
孙婧意识模糊,抓紧陆逊的手袖,不放……
“……伯言……不要……变成……我不认识的……”……的你……
好,茹。我去救人,你再等一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