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想想,画画,写写……

雪醉(陆)

『茹,茹……』
额?孙婧揉揉眼睛,『伯言……』
四顾,发现这里是美丽的乡野,绿野娇红,细流村舍,如梦如幻。
这郊外世野,分别桃源。
再看自己,竟然一身襦裙,雪白柔丽。长发过腰,宛若古人。
陆逊笑得很浅,告诉她,“这是你的梦。我们在梦里。”
梦?“这么说你真的能入梦!”
陆逊轻摆头,“不,是睡梦之神让我入了你的梦。”
“睡梦之神?原来有这么一个神吗?伯言你认识他?他也是鬼差?”孙婧充满好奇。
陆逊点点头,“他是自由神,我们的认识也要得益于他对前世的我那般关照。”
哦……虽然没有前世记忆,倒真有印象前世伯言多梦,还是伯言提醒了自己。
思量间,梦的空间像被撕开一个裂口,有什么从外面跑进来,抬头一看,只见多了一个长着稚嫩娃娃脸孔的男人正抓着陆逊的衣服。
“这次可让我逮住了!你说我坏话。”
孙婧还没反应过来,只见陆逊朝那人微笑,诚恳应道,“逊没有。”
睡梦之神歪着脑袋看了他一会,半信半疑,“刚刚你变调地说你要感谢我。”
陆逊是了解他这样的性子,认真告诉他,“梦,逊没有变调地说,况且这也算不上坏话。”
对方思量过后,觉得也有道理,不满地鼓起脸,“下次我一定会逮住你说我坏话的时候!”
陆逊有些无奈,“我就是说你坏话你也是瞒不过你的,毕竟你会读心。”又转头向孙婧介绍“这就是我刚刚跟你说起的……”
“哦!他长得这么小呢!”孙婧看看那张娃娃样的脸蛋,就觉得惊奇。
“实际上心智也只是一个孩子。”陆逊补充到。
睡梦之神眼睛又一亮,望向陆逊,“陆判官,你又说我坏话!”
陆逊摸摸他的头,“这哪能算坏话呢?而且也没有又字之说。”
睡梦之神不高兴地揉揉头发,“又不是!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抓到你说我坏话呢?”
孙婧不解地看着他,“奇怪,为什么你一定要伯言说你坏话呢?”神应该跟人一样,爱听好话才对。
陆逊解释道,“孩子嘛!自然想做到一些自己觉得不可能的事……”他目光柔和地看着睡梦之神,“他从我前世起,就喜欢到我梦里去,以时不时揭我伤疤为乐,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样我也不说他坏话。”
孙婧微微一笑,“他不明白,我却明白。”
睡梦之神不满地鼓起脸,“谁说我不明白的,我可是知道你全部的心事,也知道你会想些什么。”
“那是你的能力所在。”陆逊提醒他。
“总有一天不用这个我也能知道的!哼!”说完又不知所向了。
他啊……
陆逊有些无奈,却也习惯了。其实梦也没有恶意,只是不想我在他面前有所隐藏,他大概真不懂,我天生就是这个性子。
孙婧看陆逊想事情,到他前面晃晃手。
“恩……怎么?”陆逊回过意。
“看来你在地狱还是很有人缘的,我觉得很放心哦!”
陆逊摸摸她的头,“所以你啊!也不能让我担心,要对自己好点。”
孙婧点点头。
“呐,要约好了。”
陆逊温柔笑,牵起她的手。
“走吧!我来为你梳妆。”
诶!
孙婧是很意外,一直到陆逊将她带到梳妆台前。
铜镜中,女子温婉大方,如雾里看花,有朦胧美感。
陆逊轻唤,“茹。”
孙婧反应过来,一下意识到自己竟然是这般装扮,不敢像刚才那样“大咧”,一下子好像回到前世中,回到初嫁那天……连坐姿,都端庄矜持。
一只骨感分明的修长的手挽起了她的长发,木梳顺势而下,轻柔无比。
孙婧心跳加速,不敢出声,破坏这一美好时刻。
从未想过,生命里会有这样的时刻,她隐约记得,那个纷争乱世,她曾盼望着自己的夫君能抽出一点闲空来为自己梳发,为自己画眉……然而却终是碎梦一场。
不是夫君薄情,亦非夫君不柔情,只是乱世之下,有多少英雄气短能真正与儿女情长相拥。更何况嫁与他时,他也不再少年意气风发,更何况他是心系国家,胸怀大志之人……她见过最多的,无非是他身披沉重的盔甲,腰上一把利剑,跃身上马时留下的背影,就是身上行装,也是他自己匆匆收拾的……然而她爱,也是爱这样一个男人。她懂他的平静,懂他的沉稳,她愿意跟随这个男子度过余生,不离不弃,愿意看他那张带着书生儒雅气质的白净的脸上一次又一次沾上鲜血…………她确信,如若当初权叔让她嫁的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胆怯书生,纵是能再缠绵依恋,她也不愿意………嫁与君,誓不悔……此诺早已深埋于心……
可是,命运待她不薄。千百年之后,时已过,境已迁,她能再见到阴阳相隔的夫君,能与他也有一段儿女情长,又有什么可以遗憾的?
思量至此,眼中微有泪光……
细心如陆逊,怎么会不知道呢?他心中有愧,然而他与孙婧一样,前世的因因果果,都是自己心间的选择,无论后人会给予什么评价,只有两字可表——不悔。
故而他只是伸出手去,轻轻拭去她眼中泪珠,拥她入怀。
“伯言……我从未悔过……”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茹……
这样的爱,确实不轰烈,不缠绵,又是否不能称之为爱?
这问题,想是不同人自有不同答案,然而真正明白的,只有这两个当事人罢。

临摹你今世的美,刻画我今世的情……
人生能有几回,教人永世不忘的瞬间……哪怕是梦,可在梦里,我却能更真实地触碰到你,感觉到你。
……
看着温和的男子,孙婧只觉得幸福。
“看——”陆逊拉近铜镜,让她更好地看到自己现在的装扮。
孙婧惊讶,却不敢做出太惊讶的表情。
“我前世,好像一直就习惯这样的打扮……”浓妆淡抹,无意间显出几分清丽,娴静。
“是本来就照着你前世的样子化的。”
“你……都记得……都注意到我平日里的装扮么?”也许我自己也不会去在意这些……
陆逊弓下身,面对着她,语气温柔十分,“你是我的夫人,若是连你的习惯都记不得,我岂不是太薄情了?”
孙婧搂上他,将盈眶的泪抑住,怕花了刚化好的妆。
爱在细节,在点滴。如果真的爱,感受到的不是那些可能一个笑话便带得来的愉悦,而是在点滴关怀中才能品出的感动……
……
“茹……”
每次先打破他们这种相拥的平静的,都是陆逊。
不过孙婧不觉得扫兴,她很喜欢听他这样亲密地唤自己,所以她总会轻轻应一声“恩?”
“可想去外边走走?”
孙婧任性地摇摇头,“我想你就这样一直抱着我,直到梦醒……现在能感受的,可是真正属于你的温度,而不是白无常制造的一种错觉……”
陆逊低头一笑,“原来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你以为我笨呢!”孙婧俏皮地眨眼,“……是不是伯言你的感觉,我分得清的。”
陆逊轻抚她的头,“原来是我小看你了。”
孙婧却疑惑了,“你这么了解我,怎么会这样判断失误?你是不是无法像我们一样拥有感觉,像触觉这样的……”
竟是瞒不过你啊!陆逊微点头,“身体不能拥有温度,心上的温度就更真实了,这不也一样吗?”
孙婧是心疼,但她却赞成地点点头。
陆逊让她靠到自己胸前。
“这梦,是要醒了吧!”
嗯……
“茹,该回现实中去了……”
“嗯……那你下回还来我梦里找我吗?”
“我亦想如此,不过可要先去讨好梦那孩子了……”
孙婧往他那边靠近,在梦的尽头再感受一次夫君的体温,慢慢地失去意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