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想想,画画,写写……

雪醉(伍)

“是初雪!”
他又一次肯定地告诉她。
孙婧有些僵硬地抬起头,眼前的白衣男子正对她温柔地笑着。
是古装的打扮,一身白,连披落的长发也是苍茫的颜色。脸色更显得苍白无力,脸上的笑容却温暖至极。
这副样子,可能说不上俊逸,更说不上神采飞扬,却是自己见过的他最温柔的模样……
真的是你!伯言。你来见我了!
孙婧激动地站起身,一把扑抱住他,没有实际的触感,只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在身上。
“我回来了。”
陆逊笑着,伸手去抹她的泪,温暖的感觉在脸上,泪静静地消逝。
“我并非人类,能给你的,就只有这个了。”
孙婧摇摇头。
“这样就好,我不贪心,能看见你,感觉到你,这样就好。”
陆逊抱住她。虽然自己连感觉都没有,不过很感谢你,还这样包容我。
…………
牵着手,走在雪地上,夜依旧很深,没人知道这个夜里,有一个美丽的梦在进行。
握到的手只是像风一样有感觉,少女仍然很开心。倒退着走路,一直看着朝思暮想的男子。
男子也一直温柔笑着,时不时替她拂到身上的细雪。
雪还在下着,缠绵依恋…………
“茹,你改名了,对吗?”陆逊突然问。
“嗯。改名作婧,女青婧。”
陆逊心疼地抚上她的脸。
“是因为我改的,对吗?婧通静,你知道我喜静。可是这名字,不那么适合你。”
孙婧孩子气地摇头。
“不,这名字适合我,最适合了。”
无奈而温柔地笑笑,陆逊轻轻说了一句“若你喜欢,就好。”
孙婧凑上前。
“ 我喜欢,那你不喜欢?”
“你喜欢我便喜欢。”陆逊一如既往。他不会说醉人的情话,他说的,只是符合他陆逊的性子。
“切,又是这样的话,一点新意也没有啊!”孙婧故作不悦。
“可是你喜欢,不是么。”陆逊温柔地替她将围巾拥凑紧,将外套拢紧。
对方眯眼一笑。
“嗯,对哦!我喜欢。所以你不要随便说给另一个人听哦!”
“这不行。这话我已经说给另一个人听过了。”陆逊样子像还挺认真。
孙婧起了兴趣。
“谁?”
“是叔叔。他也喜欢听我说这样的话。”答案还是一如既往地扫人兴,孙婧微嘟嘴,“怎么还是老爱拿小绩叔叔开话题呢!”
陆逊表示无辜。
“逊可从未这样想,这样不敬。”
孙婧嘻嘻一笑。“我说不过你。”说着,一把去拉他的发缕,“怎么会是白的?还有你的,你的脸色,竟如此苍白……”
陆逊笑了笑,点头。
“该是白的。”
“可是为什么……”
陆逊拉着她,坐到门阶上。
“坠入地狱,尝尽几千年孤苦,只为轮回那么一世,这该也是让人满足的。只是,苦苦等待了这么久,究竟有几人,能换上值得这样等待的一生?还好我承蒙阎王看重,只要我愿为百日判官,百日无常,便允我一求。所以我答应了。”
百日判官,百日无常……都知地狱一日,人间十年。二百日,即两千年。纵是你在前世死后就开始为鬼差,亦要晚我们两三百年出世……
“伯言……怎么就是入了地狱,你也不得省心……”孙婧微有些无奈。似是前世也有这样的时候。每每你做些冒险的举动之时,哪一次不是让我觉得无奈呢……
陆逊知道自己对不起她,前世也是,今世也是,然而也只是温柔地笑着。茹,也许真的不是我的话,你会更幸福吧!
孙婧倒是舒心一笑,“那么,等我死了,你也会来接我。”
“可我最不想的,就是那种时候了……”陆逊轻声地呢喃。
额?孙婧一脸疑惑地望向他。
陆逊回复温暖的笑,“茹,天色还晚着,你近来一定没有休息好……”
“不,不要。”孙婧一把抱住他,“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你,我们能够处的也就只有这一点时间而已。你让我任性点好吗?”
陆逊笑了笑,摸着她的头。
“我没有说我要走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你醒来的。”
孙婧不愿意相信,毕竟这样重逢本就是梦一样的事情。
陆逊回抱着她,温暖如常。
“我不会骗你的,雪停之前,我会一直陪着你,两三天……”
“这雪,真会下两三天么?”
“嗯。”
陆逊细心地拂过她的发丝。
怀中人也终于点点头。
…………
月色入窗,皎洁明魅。细雪若梦,如痴如醉。
陆逊坐在孙婧旁边,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地狱里也有黑无常吗?”孙婧一脸好奇。
陆逊点头。
“有的啊!鬼差判官,黑白无常,十殿狱君……不过,并不是世人所想的那样恐怖丑陋,都各有各的风姿。”
“嗯。我看得出来。”孙婧莞尔,“不然你怎么会被选中。不过,阎王为何愿意从鬼魂中选人来做鬼差?”
陆逊挥手,将门窗关紧。回头对她微笑,“倒不是阎王想这样做,是我有求与他,这应该是先例吧!阎王是明事之神,他觉得我的建议未必不可,便接受了。”
“哦!那……”
“茹——时候不早了。”
孙婧立刻闭口不言,又偷偷睁眼,看见对方正望着自己,她伸手去握他的手。
“伯言……我就问最后一句……”
陆逊包容地望着她,微颔首。
“太阳一出来,你还会在这里吗?”
“嗯。我会一直都在,只要雪未停……”
嗯……孙婧闭上眼睛,感觉温暖一直都在……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