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雪醉(叁)

小乔会意地去开门。
门外是三个男人和一个少年。
郭奉孝清瘦如柴,稍有些弱气,着装随意,一头长发有些散乱地披落;荀文若风华正茂,温文尔雅,长发束成马尾,规矩地垂下,着装严谨而正式;赵子龙扬眉吐气,英气十足,衣着休闲舒适;至于唯一的一个少年诸葛孔明,则是面容稚嫩,却似有灵气,有种天才少年的风气。
周瑜迎上前。
“孔明,你们总算来了。”
“想是早来,你们也还没吃完吧!”诸葛亮戏笑,“我把奉孝和文若也都带来了。”
“嗨!”郭嘉一本不正经地打起招呼。
荀彧则完全相反,很正式地对他们说了一句“你好!”
“快请进吧!”小乔微笑示意,她眉间有丝忧愁,却刻意隐下。
“周夫人怎么这么不开心,是不舒服吗?”郭嘉直接搭上周瑜的肩,像是两人很熟。荀彧无奈地看着好友。
小乔惊讶,低下头,“没事。”
周瑜握紧她的手,让她不用担心。
……
虽不情不愿,最后还是玩的不亦乐乎的一帮人到像是没注意到有人来了。孙策早就知道来者何人,就是没动作。孙权见他没打算在意,也没有理,更何况大虎都照管不来,感觉是提前尝到当“超级奶爸”的滋味了。孙婧也有所察觉,她听到声音,正思量着,这么晚了,会是谁来拜访呢?
脚步声先近了。
“诸位好兴致啊!原来是围在一起玩'丢手绢'!”看到这一幕,诸葛亮忍不住笑出声。
郭嘉很有兴趣,“看起来很好玩,主公应该也会喜欢吧!文若。”
荀彧很严肃地告诉他,“主公不会喜欢。”
“你真是扫兴呢!”郭嘉依旧是笑着。
“我们此次来是有要事的。”荀彧依旧正经地提醒他。
孙婧很奇怪,倒不是奇怪这四人的来访,而是奇怪这四人来了后大家都安静下来了。
诸葛亮不解地笑,“你们应该开心才是,好不容易才调查到的信息。”看他们那副脸色,他转而望向孙婧,“我想你应该是最有兴趣的……”
周瑜打破了东吴这边的沉默,“我们应该把这件事告诉小婧的。”
孙策站起身,其他人也跟着他站起来。
孙婧一脸疑惑,小乔过去,拉住她的手。
孙权把孙鲁班抱给步练师。“你们过来坐,别都站着。”
……
“小婧,其实这次叫你回来,也是有事想跟你说……”孙策表情严肃。
见他们这样子,孙婧好像能猜到点什么……“是,是关于……伯言?”
周瑜点点头。
“是找到他了?”这是她所希望的事,然而如若真这么简单,大家会这么严肃吗?
“非也!”诸葛亮摇摇头,“还是我来说。”
他转头看向孙婧。
“我要告诉你的可能有点不可能,不过跟我们一样从前年转世而来的你应该也不会太意外吧!那么,得听好了……”
孙婧很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陆逊他,根本没有转世!”
众人都看着孙婧,他们担心她下一刻会有什么危险举动,坐在她身边的小乔更是握紧她的手不放。
……
……
“……先生要说的,就是这个?”
“!!!”孙婧这话让东吴的人都很是惊讶。
郭嘉笑着对荀彧说,“我说的没错吧?我都说小婧不会太意外了。”
荀彧微蹙眉,“奉孝……”虽然你说的没错。
“小婧,你……”
“我没事,小乔姐姐。”孙婧拍拍她的手,继续说,“其实这样的事,我已经猜到了。在旅行中,我也反复思量,也只可能是这样,伯言才没有回来。”说着,她目光下移,像自言自语,“伯言他,会是这样的人……”
“不过,”郭嘉往嘴里放一颗葡萄,“我们要说的,其实还不止这个……”
“恩?”周瑜不解,望向诸葛亮。
后者朝他笑笑,“是今天才知道的,便没跟你说,公瑾别见怪嘛!”
“到底什么意思?”孙婧很不明白。
诸葛亮笑起,“接下来说的,我觉得该是好消息,也不知道你们会怎么想……子龙!”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赵云从身上拿出一件用布条包的严实的刀状物。诸葛亮小心接过,解开布条。
“这是?”周瑜不解,应是件文物,尽是陈旧感。
“这是你们国家的环首刀,公瑾你知道,我是私下搞考古工作的。”
“让我看看好吗?”周瑜很有兴趣。
“有何不可?”诸葛亮递给他。
郭嘉像小孩子一直不满地埋怨,“孔明你愿意给小鱼看,却不给我看,亏我们认识这么久!”
“公瑾心细,哪像你!总做些危险的举动!”
郭嘉很得意,“最后不还是没事吗?”
“那么,孔明,这……”
诸葛亮笑着把宝贵的文物接过,用布条将之包好,拿给赵云,不紧不慢回答,“我见到过伯言的魂魄。”
“什么?!”
果然是爆炸性新闻!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伯言不来找我们,而是去找你?”孙婧不明白,伯言不会这样做的。
“我话又还没说完,我指的见到,其实也该算是在梦中吧,因为东吴的这件文物,难道你们还真以为我像奉孝说的那样易招异物?”
“那他跟你说什么了?”他进你梦中,一定是有话要你带。
“聪明!他确实有话要我带,而且是带给你的。”诸葛亮将注意力带回来,“他说,'初雪落时,或见,或别。',意思是,今年第一场雪落时,你们可能会见面,也有可能,这样就是永别。”
…………
…………
初雪落时,或见,或别……你会来么?伯言?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