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乌云

© 乌云 | Powered by LOFTER

江东异记·铃 6

“铃——铃咿——”
茂盛的火团映照出红光,几条鱼在火上烤的滋滋作响,半盘腿坐的男子倚着膝烤着鱼,时而看看身边正欢快地推着铜铃玩的黑猫儿。
一想起今天这段有趣的经历,便忍不住嘴角的笑意。
本来是因为有事要上山的,因为听到些怪响就过来了,结果只见到一个包裹,一张地图,以及一身暗红色的男子的衣裳,因为包裹里都是他们寨的悬赏单,还想说调查看看是什么官府的人闯了进来,未想到会碰到一只这么有意思的猫儿,似乎是不喜欢人抱,说了不爱听的还会凶巴巴地瞪你,脾气比人的还大,而且脾气不小的深山野猫,自个儿还会下水抓鱼呢!不过说来也怪,这小黑猫竟不吃生鱼,挑剔得很,可是在这深山里出现,应该不是什么被人养着的才对。
“嘿!小家伙!”
听到他跟自己说话,凌小猫停下推铜铃的动作,歪着脑袋,一双灵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他伸手按按这难得听话的小猫儿的头。
“你有主人吗?”
凌小喵傲气地摇摇头。
怎么可能!我们凌氏可是不受人约束的妖猫一族!
“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像你脾气这么大,肯定不会有人愿意养!”
听到他说自己脾气不好,凌小喵不高兴地又甩了他一个白眼。
他大笑起来,揉揉凌小猫黑亮的毛发,“那我先给你取个名字好了……”想了想,带着点痞气地坏笑着看着它,“你这么黑,阿黑?”
本来听到他说要给自己取名字,凌小喵就很不乐意了,又听见是这么难听的名字,它更是觉得生气,抓着他挂腰上的兽皮以示抗议。
“不喜欢啊?那不然叫你大虫,或者小虫,还是黑虫……”
听到这些一个比一个难听的名字,凌小喵更是抓狂,跳上去用肉掌叭地给了他一下,然后跳落地,“霸气”地拍了拍刚才玩着的大铜铃。
收到对方的抗议行为,又看到它这样的举动,他尝试着理解它想表达。
“铃铛?铃?阿铃?你的名字?”
虽然跟自己名字也不完全一样,但想起伯言也会这么叫自己,而且人类的智力也实在有限,凌小喵最终表示可以接受。
“那以后就叫你阿铃了!”
凌小喵同意地点点头,正准备继续玩自己的铃铛,突然又想起有什么不对的,搭拉着他的兽皮磨蹭着。
“你又怎么啦?”
凌小猫伸爪指着他,“喵喵”两声。
???
对方一脸茫然,完全不明白它要表达的意思。
“喵喵!”
换了硬气的两声喵叫,然而对方还是没听明白。
猫儿的眸子灵动地转了一圈,突然有了主意,跳到他肩上咬下一根头羽,夹在爪缝里写下了两个大字。
“名字?”
这两个字他还是能认的,不过这猫会写字实在让人惊奇得很。
凌小猫点点头,再次用爪子指着他。
“我的名字?”
嗯嗯!
“你一只猫又不会说话,知道我的名字做什么?”
这句话换来的是凌小猫表示不满的喵喵叫和一顿乱挠!
“好了好了!跟你说还不行吗!别生气!”
凌小猫停下来,点点头。
“我是甘宁,字兴霸,记住了吧!”
凌小猫喵一声,又在地上写了两个字——“难听”。
“写的这什么?我不认识!”
这样简单的字竟然不认识!
凌小猫又翻了个白眼,在地上又写了一个字送给他。
“写什么来着?笨?好啊你,敢说我笨是吧,你一只猫还敢瞧不起人呢!”
哼╯^╰,本来就是笨嘛!这么大岁数,连这些字都不会认!
“嘿!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折了枝细长的树枝,甘宁一副要教训猫的作势靠近,凌小猫对此也毫无惧意,见他的木枝一伸过来,就牢牢搭住不放,跟他比起力气来。
“力气还挺大的嘛!”
那当然啦!
甘宁想,难道我还能被你这小坏猫比过了不成。结果他略一用劲,“啪”一声树枝断了。
拿着断掉了的半截木枝,凌小猫有些失落,又空出一半长度递给甘宁。
再来!
“不玩这支,我们换一支!”
甘宁抬头寻视一圈。
换个什么牢固些呢?
他还没想好,突然凌小猫从他身边蹿过去又蹿回来,嘴上咬了一根羽箭。
他转头看看,自己箭筒里的羽箭果然少了。
“你这小机灵还真是会挑,那就拿一支出来玩玩好了。”
这么闹着闹着,把正在烤鱼的事晾在一边,直到一阵糊味飘了过来。
“这什么味?糟糕!”
甘宁忙把火上的一排烤鱼拿下来,用木枝挑开来看,还好只是糊了外面的一层。
“差点里面的肉就焦了!”
“喵~”
凌小猫高兴地叫了一声,伸着猫爪跟他讨要。
这么一阵相处下来,甘宁也大概能猜到它想要什么。
“能吃是能吃了,不过还很烫,你想怎么吃啊?”
凌小猫想了想,学着他盘腿坐起来,空出两只前爪正好可以拿东西。
“还挺聪明的嘛!”
把插着烤鱼的木枝掰短递给饿坏了的小猫,另外的几支放它面前倚着柴火放好,然后看它像人一样拿着两边,津津有味地吃着鱼的样子,虽然惊奇,倒也有些见怪不怪了。
凌小猫咬了几口,见到甘宁看着自己,以为他也是饿了,于是把自己面前的烤鱼推了过去。
“喵喵——”
看你这么想吃,就分你一半好了!
甘宁反应了一阵,扬起唇角,收下它的“好意”。
他觉得,这要是个人,也会说话,跟他肯定很处的来!
凌小猫看着他还是一直盯着自己,不解地眨了眨眼。
人类还真是奇怪!
吃完东西,甘宁准备上山办事了,一把提起凌小猫扔肩上。
“走!我带你上寨里玩去!”
“喵!”
虽然跟这个人类已经熟悉一些了,凌小猫还是有些不满他这种擅自主张的无礼举动,不过也只是表示抗议地喵一声。

江临一座中峰上,几十面印着黑腾水纹的旗面招风而动,大大小小小小的贼寨绕峰而立,威风凛凛。正门左的石碑上,只两个字作寨名——江夏。
江夏?
凌小猫觉着听着有些耳熟,可一时也没想起来在哪里听过。
甘宁先回了一趟自己的寨营,那个捡到的包裹和衣裳等随意扔进一个箱子里,把凌小猫放床榻上。
“我出去办个事,你乖乖地别乱跑,回来就带你出去玩。”
哦。
然而对方哪里是个会听话的主,看他出门没几步就跳窗跑了出去。
嗅觉变得很不灵敏,找人还是得等嗅觉恢复了才行,看来得以这副形态跟着这个叫甘宁的人类在这里生活一阵子了,不过再怎么说,自己对这个地方实在陌生,也不知道究竟这里生活了哪些人类,若是在自己恢复之前让他离开了就又要重新开始漫长的寻人之旅了,所以无论如何,这一次都要看紧了。
这么长时间,他觉得自己想通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无论伯言和二公子再怎么阻止,这个仇也一定要报!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