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江东异记·铃 5

考完试奄奄一息爬来更新的我( ◢д◣)
---------------------------------------------------------------------
崎岖的山间路,几株长在石头缝间的古松静立,忽然一阵大风,树梢微微摆动,翠叶飒飒而落,有几片落在了一块形状怪异的碑石上面。
怪石一番“挤眉弄眼”,现出了像人面的石纹,应该是见到没人的踪迹,才微微摇动石身,把那几片从“身上”抖了下来,对着上头的老友一阵怒骂,“老家伙!我休息得好好的,你故意掉几根头发来扰我清梦做什么?”
老友古松哈哈笑道,
“成天只知道睡,多没意思啊,难得今日来了这么多同类,真是好久没见到这里这么热闹了。”
怪石日常拆台道,“久什么,明明就几年,对你我来说几年不过就是几个时辰的事罢了。”
“这么多年了,你的坏脾气可真是越来越长进了,难怪头发掉光的这么快!”
“我这分明是勤心修为所致,哪像你,都修了几千年了还是这么弱。”
“要那么高的修为做什么?又不是要做妖王,我就爱过我这种清闲的小日子,不说了,说多了你又不依不休了,你快看山脚下,刚刚难得有妖造访,还没一个时辰呢,竟然又来了一只!”
“这只修为一看就没有刚才那只高,不过妖力倒是不低。”
“你就知道看修为,我觉得这只小妖有趣多了,果然还是猫儿性子活泼讨喜一些。”
“管他性子讨不讨喜,当看女婿呢!你这打了几千年光棍的又没有女儿能嫁给他。”
“哎!说起这个我们可是半斤八两,再说了我就喜欢当看女婿怎么了,要女儿还不简单,认个干的也不比亲生的差。”
“这么喜欢干脆直接认他做干儿子,让他背着你孝敬你正好把所有修为都传给他。”
“说了半天你不就是怕我扔下你去逍遥快活,你说我都跟你在这里耗几千年了怎么你还会有这样的念头呢?”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你是走是留与我何干!”
“你就嘴硬吧!活该一辈子就我一个朋友,要不是我重义气好脾气,看谁能受得了你这副冷脸。”
“……”
“说你多几句还不高兴啦!还不理我了是吧?”
“你这抢戏的还有完没完,也就我能忍你这么多话!”
“……”
-------------------------------------
就说陆逊后脚迈进江临峰,还没一个时辰凌统就出现在山脚下,不同先前的是他就像是有备而来,身上多带了两件装备——手上的地图及身上的包袱。
然而显然我们的凌少年不是特别高兴,问起这两件东西的来由他表示一言难尽。
事情还要从他偷食了满香楼的大鱼后说起:
闲逛似的在街市上游荡,东张西望,一双眸天真里带点猫儿的好奇心,因为第一次来凡间的街市,什么都让凌统觉得新奇。
桥上的几个摊口吆喝着,引得一些男男女女停驻下来,桥边空地,一群幼童打闹着,嘻声笑语地,高高飞起的蹴鞠从一边抛到另一边,来来去去,让凌统觉得很有意思。
忽而,桥那头传来呼喊——“抓小偷!别让他跑了!”紧接着是一阵追赶的声音,前面偷东西的小贼冲到了桥上,横冲直撞,引起一阵骚乱,而桥边的孩子也被吓到了,只一个偏离方向,蹴鞠以高抛之势朝着河的方向掉落。
凌统双眼一亮,一个灵巧的飞跃,学着方才童稚的动作,在蹴鞠离河不到一米时把它踢到桥岸上空,下一瞬以一个漂亮的空翻动作,稳稳站上了桥岸,却那么巧合地堵住了那小贼偷跑的路线。
前有阻拦,后有追兵,被逼着没法,这小盗贼只能亮出了利器,直冲着他划去,这一刻球正好掉下来,凌统玩性大起,一脚把蹴鞠踢上空,顺便不费力地躲开了刀口。他这副置身事外的悠闲感明显惹怒了小盗贼,他握紧了把手就冲着凌统刺去,然而对方那双睁得圆圆的大眼睛从头到尾只盯着那个蹴鞠看,一见到它掉下来便兴奋地又把它踢高,乐此不疲,然而即便如此,也能准确无误地赶在每一次刀口要划上前躲过去,最后这个循环以官差扑上去制住小偷并且夺下利器终结。
“哇!!!好厉害!!!”
无论是方才那几个耍闹的孩童,还是桥上停驻的摊口,亦或是行过的船只,路过的行人,没有一处不发出赞叹和鼓掌的声响,看他那一身派头,都觉得是某个游荡江湖的身手了不得的侠士。
然而凌统只是接住了从高空上掉下来的蹴鞠,好奇地观察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周遭人对他的侧目。
是用竹条编的吧?还真是好玩,伯言一定知道这是什么,回去让他也替我做一个好了。
“大哥哥你好厉害,教我们武功好不好?”
反应过来的孩子们很是兴奋,扑上去一把抱住他的脚,围着他团团转。
“啊?我,不是,什么……”
因为不擅长和人类的孩子打交道,凌统很是无措,开始以为他们是要跟自己讨回玩具,但递给他们时候又没人接过,让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在他们面前怎么说话。
正手足无措间,衙门的官差赶将来,对着吵吵嚷嚷的孩童们黑着脸驱赶道,“赶紧回家去!你们这些小鬼!”
听到声音后,孩子们哄作一团跑走了。
凌统终于松口气。
终于安静了下来,果然和人类还是有沟通障碍的。
领头的官差换上恭敬的笑脸,讨好地说,
“这位小兄弟,我们……”
然而仍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凌小猫漠视走过,留下他们在风中凌乱。
“等等小兄弟!”“等一下!”
直到赶到他面前拦住,才终于让他停下脚。
“小兄弟留步!请留步!”
小兄弟?叫我?
凌统抬眼直视,带着一点警惕。
“做什么?”
“不是,别误会,听我们说。”
“我不认识你们。”
“是这样的,刚才见到小兄弟的身手,实在令人叹服,因此我们大人想请到您府上去。”
凌统有些费劲地听明白了他的话,更是不解。
“你们大人?谁是你们大人?”
“小兄弟跟我们去就能知道了。”
听到这句有些熟悉的说辞,感觉像是相识的人,凌统也就同意了。
“带我去见你们大人!”
就这样,初入俗世的小猫儿,轻而易举地被人“拐骗”走了。
接着又发生了什么,据凌小猫回忆,接下来出现的都是一堆完全不认识的人,一直围着他讲什么“英雄”“少侠”“济世救人功德无量”“华亭百姓感激不尽”这类完全听不明白的话,他老半天没理解到底他们说了什么,从头到尾只说了一句“我要去江临峰”,也不知道那些人为何突然激动起来,最后给了他这张地图和这个包袱送他到这个地方就跑了,不过好歹是来对了地方,现在最重要的就只有找到杀父仇人这件事了。
因为嗅觉出了问题,没了目标,虽然他有自信离得近时一定能找出杀父仇人的气味,但由于不能确定大致方位,只能在步行上山路上慢慢找了。
猫的弹跳力素来很好,借着树很快就能爬到高处,但体力也耗得飞快,从昨天到现在就只吃了两条鱼,半路凌统很快又觉得饿了,还好让他见到一条小河,便兴冲冲地往河的方向跑过去,探出头去看,果然见到里边欢快游动的鱼儿。
扑地一声蹿进了水里,水珠四溅,鱼儿们惊地四处逃窜,可到底还是凌统速度快些,入水出水一瞬间,一手一条大肥鱼。
虽然觉得冰凉的水冻得脚冷,依旧乐呵呵地像个小孩儿,可没想还没乐呵一会,两条鱼猛地挣着摆动起来,滑溜溜地从他手里逃出去,一钻进水里便见不着影了。
凌统眼睁睁自己的双手变得空空如也,很是不悦。
“人类的爪子真是没用!皮毛也是禁不住一点寒气!”
这么一说起,他有了好主意,一个跃身上了岸,不见了少年的身影,只剩个包裹和卷好的地图,以及一身方才少年穿的衣物,一只高傲美丽的黑身橘眸猫儿悠悠地从衣物下钻出来。
“果然还是这样舒服暖和些。”
舒服地舔舔一会爪子,伶俐的猫眸锁向猎物一般扫下河面,这里的鱼方才受到惊扰,一时都躲深了去,只能沿着河流寻其他鱼迹。
往着深流一路寻去,终于如期望那般见到了肥美自在的鱼儿。
早就饿的不行的凌小猫眼睛顿时发亮,往后退十几步后,借着后劲俯冲而下,击得几条鱼儿窜出水面。它看准这个时机,伸出利爪,那几条鱼便落到河岸上去。
猫儿从水里冒出来,甩甩脑袋。
“水还真是冷。”
划几下水上了岸,抖抖身上的水。
忍着一身寒意,找了根树藤把几条鱼捆到一起,拖着返回来时的路。
未曾想到的是,好不容易到了那里,放在那边的衣物行件却不翼而飞了。
正纳闷间,正好听见有人的声响,凌小喵寻着声音去探,望见自己的衣物和似是来时人硬塞的包裹,被一个人拿在手中,那人身形挺拔壮硕,腰上的两个大铜铃格外注目。
松开咬着藤绳的口,凌统向前两步,这两步声响让对方听了去,他转过身来,看到眼神利锐的盯着自己看的猫儿。
“猫?”
深棕色的眸里闪过一丝有趣的意味,看不出喜怒,一步步靠近着凌小猫。
两枚铜铃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脆的“铃咿”声响。
凌小猫警惕地看着他走来,爪下露出一点尖锐,却见他走到自己面前时候蹲下了,伸手摸摸自己的头,神色里竟有几分温柔。
“还是个不怕人的小家伙呢!不过身上毛怎么是湿的?”
看着,不像是个坏人的样子。
凌小喵正这么想着,身子突然悬了空,对方竟然直接把自己抱起来。
实在太无礼了!
向来傲气的凌统很不能接受这种陌生气息的触碰,不满地挣脱出来,后爪故意踩着他脸跳落地脸以示自己的不满。
未想被踩的人竟然也没生气,反应了一会竟是爽朗地大笑起来。
“脾气还不小嘛!一定是这样才没人要吧!”
凌小喵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你才没人要!
看着这猫儿有趣的表情,那人更有逗它乐的意思,突然有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诶?这什么?”

评论(5)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