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想想,画画,写写……

江东异记·铃 4

茂密的深林里,突然走出来一个高挺的青年,轻衣红羽,箭袖交领,一派江湖侠士的行头。眉傲如峰,眸若星辰,未脱少年稚气。正是好不容易才把“复杂”的人类的衣裳重新穿好的凌小猫。
一阵冷风袭来,猫鼻子不禁一痒。
“阿嚏——阿嚏——……”
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并且早早意识到自己的猫鼻子不跟昨天一样灵敏的凌统终于愿意承认自己感冒了。
可是明明昨天入睡前也没有不舒服,怎么就感冒了呢。
烦恼地挠挠头,凌统有些挫败。
他要不要回去呢?可是回去的话伯言会不会又催眠自己?虽然他说的那个问题,自己的确答不上来,但是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那个人,那个跟自己有不共戴天仇恨的人。
往着不远处的山头,又回想起几百年前那一幕,眸里的那点矛盾犹豫还是消失了。
不过,在此之前……
凌统摸了摸扁扁的肚子,猫眸灵光一闪。

城里,满香楼的后厨,有些油腻的厨子把刚蒸好的大鲈鱼摆上盘,转身去擦干手拿了湿布准备把鱼端出去……
没,没了?
揉揉眼睛再看,盘子还是空的。
怎么回事?不可能啊……
掀开大锅盖,里面还有浮着油泡的汤水。
难道……
“鬼,有鬼啊!!!”
“喵~”
房顶上,偷食的猫儿心满意足地舔舔爪子。
嘛,虽然跟伯言的手艺差的多了,也还凑合。
灵巧的身影往外蹿,很快又不见了踪影。
————————————
华亭峰的对立面,有一座险峻的高峰,名作江临峰。山上贼寇成群,形成以江夏贼黄祖为首的势力。黄祖原本只是一方山寨的小头领,没什么过人的本事,运气却很不错,约摸是一年前不知碰了什么运气,身边突然多了几个武艺高强且忠诚的人追随着,没用几天就夺了山头寨主的位置,势力也很快就拓广开去,附近的贼众不能与之敌,于是纷纷见风使舵拥他作王,自此之后,江临峰上的江夏贼也成了周边城镇的心头大患,官府最开始也派了人去剿贼,但几次都是有去无回,也只能由着他们兴风作浪。
也是借了这伙贼众的缘故,平常百姓自然不敢在山上居住,除了那些占领山头的山贼,江临峰中最多的,就是妖了。没有华亭峰那麻烦的结界,离仙境近又对修炼之事大有帮助,无论是有心修仙的妖灵,还是一心想增强妖力的妖精,很多都会选择这座山作为自己领地居住,尽管危险也多,还是阻挡不了过去妖界众妖在这座山上争抢领地。直到前几年虎族联合狼族统治江东妖族,立了规矩,很多妖力强盛的妖灵慢慢地撤出去了,如今这座山峰除了一些早已归隐不问族事的德高望重的妖灵外,就只剩一些不肯归从的分散的小妖精了。

睡过一场午觉,山洞里的蟒蛇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一阵熟悉的气味突然袭来,让它瞬间清醒了。
咬过叠放齐整的衣物,瞬息间已化身成熟稳重的男子,形锐廓深,举手投足间风度潇洒,信步踱出洞外,面前的青年温润如玉,笑颜微莞而来,自带徐徐清风,端生得款款书生的儒雅气质。
“伯言,你竟然会出山来。”
吕蒙望着来人,很是惊讶。
陆逊举高了手里的两三坛酒,另一只手还拿着香味四溢的食盒。
“带了酒食想来和你对饮,有件事想你帮我。”
“哦,原来如此。”
吕蒙了然而笑。
“倒是直接,进来坐吧。”
山洞里凭空变出了石桌杯碗,为了防止有扰事的苍蝇,一块石契好地堵住洞口。
相交过百年之久,两人之间的默契自不消说,南北对坐,商谈正事之前却先是开了食盒酒坛。
吕蒙惊喜笑道,
“还真是有事相求的样子,带的可都是合乎我口味的。”
“也是正好记下了,哪里能故意拿你不喜欢的来。”
陆逊帮他酒碗里倒满酒,这配着酒香的食物闻起来更加美味了。
吕蒙向来豪迈,举了酒碗跟他的对碰,一急一缓,一饮而尽。
陆逊虽然学不来这种武者饮酒的狂气,酒量上却是力压众妖难逢敌手,就是再好酒的妖也时常觉得跟他拼酒最是畅快。
一边喝着美酒食着佳肴,另一边也慢慢说开了正事。
陆逊长话短说,向他道出了事情原委,提的正是凌统到华亭来寻仇的事。

“这么说,你现在是暂时封了公绩的嗅觉,正好借着他感冒来掩饰。”
陆逊点点头。
“实在也是无奈之举,幸好阿凌完全不知妖生病并不能影响五感的常识。”
“也是他实在信任你,便没有往这里怀疑,只是这样毕竟不能长久。”
“所以我才想子明帮忙看着,若事态不妙,也能在关键时候能制止阿凌。”
吕蒙佯作无奈,实力发牢骚道,
“你说我休个假也真不容易,还没休息几天呢,又是一堆事,这么做二公子给不给多延缓几日,还有啊,你说你也是不省心,明明都跑这么远来了,二公子一有事,还没吩咐呢,你就先操心起来了。”
陆逊对他的性子了然于心,也还是配合着宽慰道,“谁让子明实在好说话,逊也没其他友人,就只能找你了,延假之事,我也会帮你跟二公子提及。”
“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心请我帮忙的份上,也只能牺牲我的假期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