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江东异记·铃 3

凌统醒来时已经入夜了,睁开眼环视一圈,房内的摆设整洁明净,一盏昏灯下,是陆逊捧着书认真的眉目。
陆伯言是他见过的最像凡人的妖怪,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许多行为同人类无异,更在于他平静而浅淡的妖性,甚至很多时候在他身上是感应不到妖气的。凌统一直都想不明白,他究竟为什么会是妖。
“醒了?”
察觉到这细微的视线,陆逊转过头去,不难发现床榻上猫儿微睁的缝隙里清亮的灵眸。
他放下书,走到床头凳前,坐下。
“醒了便醒了,为何还装睡?”
凌统只好睁大了双眼看着他。
“饿了吗?”
“嗯!”
“想吃什么?”
“鱼!”
陆逊摸摸它的头。
“在这里等我。”
不多时陆逊便回来了,手中多了一盘热腾新鲜的蒸鱼,因为怕他烫到手,故而用妖力散去了热烫。
见到鱼的小黑猫猫性大发,用爪子把鱼搭拉到床上,津津有味地享用起来。
陆逊皱皱眉,有些无奈。
也不是怪它弄脏被褥,毕竟这床被褥本来就打算换掉,只是他喜净得厉害,见到这“狼藉”的画面,便有清理收拾的冲动。
罢了,等它吃完再说。
把盘子里的大鱼连骨带汁一点不剩地解决完,饱腹的猫儿慵懒的舔舔爪子,一副满足无比的样子。
陆逊把它从床上抱了下来,终于心满意足地把无比“碍眼”的被褥清理掉,然后又换上了崭新齐整的被褥。
离开了温暖被窝的凌小猫本来是不太高兴的,但看到新的温暖床被心情再度明朗,正要重新跳上去时候被陆逊抓住了。
“伯言……”
“你先化人形。”
原因不须多说,就是不想新换上的床被也沾上猫毛。
“哦。”对于陆逊的潔癖,凌统还是知道的。
陆逊把它放回凳子上,转身去拿了干净衣裳。
“这身是干净的,你先换上。”
“哦。”
待他穿好衣服,又帮他梳好头发,陆逊才让他继续回床上躺着。
还在迷糊状态的凌统于是乖乖躺回去了,虽然衣服又弄得有些皱,也没有先前那么不入目。
“阿凌。”
“恩?”
“阿凌,你知道,三公子要来抓你,我为何要帮你吗?”
凌统认真思索以后,认真回答,“因为我们是朋友。”
陆逊摇摇头。
“不是这个原因,我知道你逃出来,肯定有自己的理由,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二公子为何要禁你足了吧?”
凌统有些犹豫,其实他信得过陆逊,但陆逊和二公子的关系也很好。
“你不说我也猜得到,你找到人了。”
凌统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二公子告诉你的吗?”
陆逊不回答他的问题,进而问道,“他住在这里?”
凌统听后更加惊讶。
“伯言你怎么都知道?这事二公子明明也不知道。”
“你觉得我怎么知道?以我对你的了解,如果只是纯粹找个躲藏之地,你不该是来这里找我,你应该知道我这里二公子随时都可能会来,更清楚我跟二公子的交情要更深。”能让他冒险跑来这里躲藏,原因也就只有这一个了。
知道瞒不住了,凌统只能用坦诚相待来换取他的理解。
“我好不容易才知道的讯息,伯言你要把我送回去吗?可是你知道我不会因此放弃的,无论如何。”
陆逊摇摇头。
“你想,我若是要送你回去,为何不把你交给三公子?”
凌统转而惊喜。
“所以伯言你打算帮我?”
“我又何时说过我要帮你了?”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伯言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不会帮你,亦不会害你。这次帮你只是因为我有几个问题要先问你。”
“那你说吧,我能回答就不会瞒你。”
猫向来是最念恩的,陆逊帮了他,虽然不算大事,也算是有恩于他,有问必答也是应该的。
陆逊也清楚这点,于是直接发问。
“你找到他,可是见到他了?”
“没有,但是追着他的味道,我知道他住哪里了,本来我是想直接把他揪出来的,正好被二公子阻拦了。”
“找到他以后你打算怎么做?”
“我还没想好,但是我必须查清楚。如若他是十恶不赦,我也是为民除害。”
“那如若他这世是好人,你又要如何?”
听到这个问题,凌统突然有些心虚,停了会才带着丝纠结回答。
“我,我也不是不明白事理,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也就认了。”
“阿凌,你不要急着答复,你首先想清楚,如果见到他了……”
陆逊忽然停住话,转到他面前,与他对视,睁开清澈鹿眸,鲜红色的眸子发出摄魂的异光。
“你真的能控制住自己吗?”
透过这双眸,凌统似乎预知了某个未来的画面,一幕幕骇人的残红让他惊吓地闭上了眼。
陆逊阖上鹿眸,摇摇头。
“阿凌,你既然还未想好,我也不能让你离开这里,你最好还是先冷静几日,等你想明白了再告诉我。”
“我,可是伯言要我怎么冷静?杀父仇人近在眼前,我等了几百年,苦苦修炼了几百年才等到他的转世。”
陆逊摸摸他的头,一遍一遍,安抚的声音温柔地催眠,一点点消去他渐起的戾气及眼里的浓重恨意。
“阿凌,你还小,如今只是一时被仇恨冲昏了头,是非对错却无法分清,这几日你在我这里乖乖待着,把这个问题先想清楚了,好吗?”
被催眠的猫妖乖顺地点点头,闭上双眼。
“嗯,我听你的。”
他的安抚下渐渐沉睡去了。
望着他安静的睡颜,陆逊却知道这到底不是长久之计,很可能还会让他对自己不再信任,但无论如何,必须阻止他这不计后果的莽撞决定。

第二日清晨,当陆逊采摘新鲜的绿叶花朵回来时,不是十分意外于已经空荡了的床榻以及静无声息的宅院。
果然……

——————————————————————————

回顾上文时候发现,第二篇没有把伯言话里的公绩改成阿凌,真是粗心大意[反省+检讨ing]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