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雪醉(壹)

三天前
背上双肩包,带上行李,插着耳机。耳边是熟悉的弦律——刘若英的《我们没有在一起》——里面的爱情不像爱情,不够浪漫,却也有他们的肝肠寸断……但最吸引自己,许是歌名……
伯言,不知道前世我们算不算在一起过,至少,现在,我们没有在一起……

刚接到父亲的电话时,她本来是做好拒绝的准备的,可是父亲告诉她,瑜哥哥和小乔姐姐回来了,所以她没有拒绝。不,也许父亲不那么说,自己也不会将拒绝的话说出口。
她还记得,刚刚与父亲相认时,看着那个只比自己大七,八岁的男人,她欣喜间也带了一丝胆怯。“父亲”这两个字变得很难开口,也曾犹豫过以兄妹相称,但父亲却紧紧抱住自己,只准自己以父称之。她明白,这是父亲对她的爱,一个父亲,是不会嫌弃自己被女儿叫老了许多的。
因此,她也不曾拒绝过父亲的要求。

乘上火车,踏上回家的路——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回家的心情会变得这样复杂。许是因为这样,才选择了一段没有开始,没有尽头的旅行。
其实,回家,还是喜多于忧的,毕竟能见到久违的亲人们。只是,内心会有一点不平衡……几乎所有人都回来了,唯独你,伯言……你没有回来……有时候,我也希望说服自己,告诉自己其实你也在,只是还不愿见我们。可是,我了解你,江东……你从来不曾舍弃……

靠着车窗,窗外的景色凄荒——十月多的冷季,连一片落叶的点缀都没有。
冷风呼啸而过,时不时撞击车窗。她潜意识地将脖颈上的围巾拥凑紧……恍然反应过来——其实风根本吹不进来,她停下动作。
微扯出一丝苦涩的笑,像是前面坐着什么人……
……
也不知究竟失神了多久,骤然醒时,车已开到了——
她摘下耳机。
火车还未停,就先看见霸王气势的姿态威武的孙策
孙婧微笑回应。

火车一停,她拖起行李箱,兴冲冲地往孙策大乔的方向跑。
在父母面前,她不会想太多不开心的事。
“爸爸——妈妈——”
上去和父母各自拥抱过,刚有话想说,突然感觉身后有人蒙住自己眼睛。
温柔甜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小美女,猜猜我是谁啊?”
孙婧扮作一副思考的样子。
“恩……我想想啊……是不是……公瑾哥哥最爱的小乔姐姐!”
小乔听到这话,微羞涩地松开手。虽然和周瑜在一起很久了,她还是青涩如初。
“小乔姐姐——周瑜哥哥——”
孙婧笑着各给了他们一个拥抱。
再看,虽然公瑾哥哥带着墨镜,着装低调,那种雄姿英发的俊逸却丝毫未掩,虽无父亲潇洒放纵的王者英姿,却多了俊美儒雅;小乔姐姐一袭长裙,可爱动人,两个梨窝甜浅地在唇边绽放。与母亲为同胞姐妹,母亲往往多了几分柔雅,小乔姐姐则多点少女的甜美。
周遭开始有人注意到这些俊男美女。
周瑜瞥了眼四周,而后悄声道:“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这样未免太引人注目了,自己带墨镜本就是不想太受人关注,不过跟伯符出来,要低调些并不容易,更何况小乔和嫂子也在这里,还好她们并非公众人物。
孙策笑着搭上周瑜的肩,了然点点头,“走吧!回家再好好聊。”
几个人迅速离开公众视线。
……
“在外面玩的开心吗?”孙策摸摸女儿的头。
孙婧点点头。
“嗯。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不一样的风景。”
作为一个父亲,他当然知道自己女儿话里有几分安慰。然而,这是她的选择。孙家的人,无论选的是什么路,都要自己去走。所以,听到她这些话,他也只是宠溺地揉揉她的头。
周瑜细心些,注意到寒风起,将身上外衣脱下,披在这个十六岁女孩身上。
孙婧转头感激一笑,接着说起自己在旅途中遇到的趣事。
“周郎……”小乔趁她不注意,偷偷望向周瑜,眼中有难言之隐。
周瑜露出温柔的笑,握住小乔的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不会有事的。
来到熟悉的楼房,真有种青砖黛瓦,故景如旧之感,孙婧心中一时感触颇深。
“爸爸,让我来开门,给他们一个惊喜。”孙婧悄声说,手作噤声状。
手握上门把,转动——
“权哥,我……”
五彩缤纷的碎带漫天飞舞,徐徐落下,掉在少女纤瘦的身体上。
“欢迎回家!小婧!”
一张张熟悉的脸庞上都洋溢着笑容。
孙婧很感动,连要出口的话都忘了,眼泪感觉快要盈眶而出,她眨眨眼,用力扬起嘴角的虹——
“等你很久了!小婧。”
步练师温柔将她拉进来,直接推上座位,面前摆放的都是她的最爱。
孙婧歪头一笑。
“人到齐了!可以开饭了!”
甘宁拿过碗筷,率先抢了个位置。
张昭不悦地盯着他看。
凌统直接舞起拳头就往甘宁头上砸。
“甘兴霸,无礼至极!主公他们还没入座呢!”
“可恶,痛——”甘宁一把从座位上跳起来,“小凌子,你是找打架吗?”
“我会怕你吗?来啊!”
鲁肃忙阻拦,“你们两个又……”
吕蒙制止他,“诶,子敬,该让他们闹!就是这样,才像家宴嘛!”
周瑜点点头,温雅一笑,“子明所言甚是!不过……玩归玩,要是砸坏了东西,就当罚了!”
周瑜这话一出,甘宁和凌统乖乖收了手。
孙尚香凑过来,笑道:“就来罚酒!来划拳定胜负!”
孙策轻敲她的头,“哪是让你来起哄他们砸东西!”
孙尚香不满地叫嚷,“臭大哥!重色轻友!重女轻男!”
孙诩,孙匡忍俊不禁。
“小妹这话倒是把自己归男儿了。”
孙尚香大方一笑。
“反正我无所谓。而且……”她手叉腰,黑着脸靠近两个哥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老在朋友面前说我是男人婆……”
两个人一下被吓住。
……
僵了几秒……
“哈哈哈,哈哈哈……”
孙尚香极无形象地捧腹大笑。
“三哥四哥胆子真小!被我吓成这样!”
那几人也忍不住笑出声。
“尚香!!!”
两人不满地冲小妹喊。真是的,让他们觉得好丢人。
孙尚香帅气地摆摆手,“好了,我被你们这样黑也没生气嘛!这是扯平咯!”
他们这样闹腾,不过几岁的孙鲁班可不高兴了,嘟起鼓腮,“你们怎么抢我爹地的风头!你们这帮坏人!”
“大虎又护爹了。”孙策捏了一把小鲁班的脸。
“呜~呜~哇啊啊啊————”
小鲁班嚎啕大哭起来。
“喂!哥——”怨念地看了惹事的人一眼,孙权无奈扶额,下一秒赶紧跑去安慰情绪失控的女儿。
“哇啊~~爹地,我,我要循哥哥~循哥哥~~”
“大虎乖,循哥哥要再等两天才能来——”
“哇啊啊——”
孙策受不了地揉揉头穴,用手肘撞击旁边的好友。
“公瑾,你应该把小循也带来的。”
小乔解释道,“姐夫,不是我们不带小循,是他这阵子答应别人要留下帮忙,不能不守信。”
周瑜也有几分头疼,“伯符你真是不嫌事大,明知鲁班一闹起来就只认小循,还偏去招惹她。”
“你们别在一边自聊自的,也帮我想想办法啊!!”孙权很是无奈。
甘宁,凌统,黄盖,太史慈,韩当等武将悉数后退,表示爱莫能助。
要知道,这孙鲁班最听孙权周循的话了,周循不在,连孙权都拿她没办法,他们就更不用说了。
武将中还有一个忠心护主的周泰敢上前去,可他靠近没多久,那小娃儿却哭的更凶了。
“幼平别过来,你吓到她了!”孙权更抓狂了。oh~no!
周泰听话地退后,其实他想说自己还什么也没做。
武将这边“全员阵亡”,文臣那边也没好到哪里去,一个两个是有心无力。
吕蒙环视一周,突然灵机一动。
“主公,我觉得,不如让大都督试试看,毕竟小循像他。”
诶!周遭人觉得有道理。
被点到名的周瑜感觉得到主公期待的目光向自己投射来。其实他也没十足的把握,但还是伸出手去。
“能替主公分忧,瑜当然愿意。”
众人都聚精会神地注视着这奇迹可能会发生的一刻,仿佛空气也为之凝固……
“哇啊啊——呜呜,呜——”
前一秒还在嚎啕大哭,进入周瑜怀抱的后一秒,竟只有小声呜咽……
呼——
“公瑾,你有新技能了!”孙策一把拍他肩。
这一掌一拍,把众人刚放下的心又给拍起来了。
果不其然,不过沉默了一秒……
“呜,哇啊~~ ~”
“伯符!!”“哥!!!”“策少爷!!”
周瑜无奈地安慰着孙鲁班,好声哄着,对方才慢慢止住哭声。
呼~
又松了口气,总算安静下来了。
……
“哧——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望过去,从刚才起一直很安静的孙婧突然笑了,忍不住地——
“小婧,你怎么了?”步练师担心地问。
她笑了笑。
“看鲁班在公瑾哥怀中这么乖巧,好像隐约有鲁班不喜欢伯言的感觉,外边人还说伯言和公瑾哥哥像呢!”
小婧……
一时之间,好像难以续下话题,大家都选择沉默。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