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江东异记·铃 2

“以后再也不跟他们那些没文化的妖怪讲故事了,还害我被拔了羽毛。”
朱然愤愤地嘀咕,很是委屈。
陆逊开解道,“子明就是同你说笑而已。”
“可蒙叔的说笑也是有分量的,要知道以蒙叔的妖力,可是能跟公瑾哥打成平手的。”
“子明的确很厉害,毕竟还未入伍孙吴时也是撼动一方的妖族统帅。”
“还好我出生得晚,听说以前的蒙叔很凶暴的。”
陆逊凝住笑意,平静地说,“毕竟是过去了的事,没有再去提及的必要。”
他们妖族,在神的眼中多是孽物,在人的眼中多是怪物,就是不害人,该背的罪债也没有减轻的,六界中哪一界不认为他们生性为恶?就是连他们自己,许多还是这么想的。
朱然也知道,陆逊和吕蒙有过的一些经历,是自己不曾有过的。一个是无依无靠,自出生后就独自承受许多打压欺凌,一个是背负家族耻辱,只能躲于偏僻阴暗的夹缝中隐忍存活,相比自己从小就一直受到保护,故而无法感同身受。
“义封,”陆逊握住他的手,“没什么的,不必想太多。”
朱然愣了一刻,转而握了下他的手,才抽出手来,揽上他的肩膀,明朗地笑。
“再不快点,公绩真要被冻成冰块了,还有我很饿你知不知道,方才进到屋里,才发现东西都被公绩吃完了。”
“不急,你看,已经到家了。”
匆匆地跑到地下室打开门,把冷得说不出话只能缩成一团发抖的凌小猫带出来,朱然带他去温泉泡热水同时,陆逊也烧了姜汤,铺好了暖被褥,待他身体温暖后把水擦干,哄他把姜汤喝下后直接塞进温暖的被褥里。
回温的身体让凌小猫终于有了说话的力气。
“伯言,好冷,你怎么这么慢才来。”
“乖,好好睡一觉,明天醒来就没事了。”
“嗯。”
不舒服的猫儿乖巧地只会撒娇,缩在温暖的床被中舒服地睡下。
忙完了这些,已经有些晚了,陆逊把早上采摘后放在冰里的几朵新鲜玫瑰花拿了出来。
“伯言,你也这么累了,要不明天再弄吧。”
陆逊摇摇头。
“不可,晚上冰就会化了,那岂不是前功尽弃。”
“那有什么,大不了就不吃了。”
陆逊温柔地笑笑。
“义封不必担心,我没这么虚弱,况且做几块花饼也不是什么费工夫的事。”
“才不是担心,我还不是怕你状态不佳事倍功半。”
陆逊谦虚地笑。
“事倍功半倒不至于,不过这玫瑰花饼我是第一次尝试,若是真的不好吃,就要请义封多多见谅了。”
也不知这是第几回他说的第一次尝试,可在朱然印象之中,陆逊大概就是天生的掌勺者,食物尤其糖糕点心的第一次尝试,就没有过失败的,但每次说辞他还是谦虚恭敬一如初时,不过认识的久了,对于陆逊的谦恭,朱然已经有所免疫了。
“这么说,你还做过其他花饼。”
“嗯,的确尝试过几种花,做的最多的还是桂花的,你也知道,叔叔最爱吃这些,尤其是带桂花香的。”
陆逊的小叔叔陆绩,朱然也是知道的,更应该说整个妖界就没有不知道的,未满千年修行便修成仙果,据说在所有妖界修成的神仙中也是年纪最小的。可自从修神升天后就很少再下凡来,如若不是如此,他也不会如此孤独的吧。
“看义封这个表情,怕不是又对逊心生同情。”
朱然难得没有反驳,低头说了声“对不起。”
“其实你跟二公子真的不必太过如此,若是逊真的想不开,定然不会安居于此,等你们来寻。”
自从离开妖族的密集地后,陆逊就一直偏居于此,这里因为布了许多神的结界,极少有妖愿意居住。而他除了族里有什么必须亲自处理的事外,其他时间都不会离开,完全就像是人界里的隐士一般。朱然和二公子孙权都是他在妖族里很重要的朋友,二公子自己离不开,于是才让朱然来这里陪他,但妖在这里限制诸多,长期居住甚至会影响修为,所以向来朱然也都是白天才会过来,一到晚上就会离开。对此陆逊劝过许多次他们都不听,也就只能由着他们了。
“我们又不是怕你想不开,就是怕你遇到危险。”
“这里能有什么危险,就是多了限制,一般的凡人也还是伤不得我,倘若是我触犯天谴所致恶果,便是怨不得谁。”
朱然倒不这么认为,反驳道,
“凡事都有万一,就是再遵规循矩,也难保麻烦不会找上门来。”
陆逊豁然而笑。
“既是会找上来的麻烦,在哪里也避不开,若是怕得这万一,在哪里也活不了。”
他说的对,朱然也反驳不了。
“既然伯言你信命,为何不愿意回去,就是有劫,那也是上天的旨意,我们又如何逆得?”
陆逊望进他的双眼,第一次这样明白解释道,
“义封,这世间,非但只有天灾,许多的果,还是我们亲手种的因,我从来不怕命定的事,我只是怕自己铸下的祸果。你也知道我向来事事谨慎,既是能有十成的把握,我便不会去承那一成的险阻。这件事也是一样。我不敢说最后会有十成把握,可别说九成八成的,如今我连三成都勉强,你教我如何去冒这个险?你替我告诉仲谋,若他信得过我,便不要再劝我了。”
朱然沉默了,他突然又不知道,究竟他跟孙权所替陆逊考虑的,是对还是错。
花饼做好已经是午时,陆逊用糖纸包好,装入纸袋,交于他手里。
“既然阿凌也来了,你这些天就不用时常过来,也免得修为退减,要是尝过后味道不好,你写信道与我知便好。”
“哦。”朱然拿着糖包看着他,犹豫了会,才问出口。
“那要是好吃我还想吃怎么办?”
“那你也写信道与我知,我准备好便写信让你来取。”
“伯言,我们……”
陆逊忍俊不禁。
“我只是说笑的,你什么时候想来都行,只是我不想你因为不必要的担心逗留,我知道的,义封喜爱甜食,反正我也会时常备着一些。”
“好。”
朱然终于开怀,正准备离开。
“等等。”
“怎么了?”
陆逊又进了屋,拿了几坛子酒给他。
“这些你替我交给二公子吧,还有,阿凌在我这里的事,也一并告诉他吧,也不要让他太担心了。”
朱然接过酒坛,问道,“可是,公绩的事告诉他没事吗?”
“无事,阿凌在我这里,二公子定也放心。”
“好吧,真是没你们办法,不过三公子那里怎么说?”
“无事,他应该也猜得到阿凌在我这里,二公子唤他回去前,就让公奕带着他在这里玩些时日也好。”
“我说啊,三公子对你诸多意见,你还要这样替他考虑,你都不知道,今天他来这里搜人时候,对待你的东西可是没一点爱惜。”
“三公子年纪尚小,难免有孩子性,更何况还是二公子的弟弟,于情于理,我都不该同他计较这些。”
“都活了几百年还是孩子,要是在人界都叫老妖怪了。”
“义封也是老妖怪的年纪了,还喜欢吃孩子喜欢的甜食呢。”
“陆伯言!我好心替你说话你还狗咬吕洞宾!我要同你绝交!”
陆逊只好无奈地笑。
这分明也是孩子心性,不过只是说实话罢了。
朱然气呼呼地带着东西离开了,生起气来连道别也不打算说,但陆逊知道,他就是闹闹气,倒也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
屋内还在熟睡中的“孩子”,才是真正未知的麻烦吧。
被二公子禁足,只身逃来妖族禁地,更是让三公子亲自出来捉拿他回去,况且这个对象竟然是凌统。
凌氏猫族,与孙氏虎族也算是远亲,修为到达一定境界的猫妖还会有九命,因为多次以命相救使凌氏与孙氏往来密切。于是在虎族的庇护下,江东的妖族对年幼失父的凌统一直是宠惜无比,令之惊喜的是凌统妖灵异禀,父亲逝世后更加勤于修炼,短短时间便超过其父,如今妖界之中能与之敌的,也不过三十数,而江东境内则不过十数,这对于修为不过五六百年的妖来说,确实是难以置信的。
以他在妖界的地位,犯事若是不违天理本不应该被如此对待,何况凌统也绝不可能做出有违天理之事,这样想来,也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陆逊皱皱眉头,眉间的弧深若峰谷。
——
在不借助妖力的情况下翻山越岭才终于离开华亭峰的结界的朱然,当他准备化原形飞回去时候,面对那几坛子酒,他突然愣住了……

————————————————
注:文里妖灵跟妖力是有本质性区别的,妖灵相当于天赋或者内力,也就是游戏里的MP上限,主要与修为相关;而妖力指的是纯武力值,也就是游戏里的攻击力加防御力,主要与修炼方向。妖灵高并不代表妖力就会强,但妖力强弱依赖于妖灵的程度高低。

ps.心疼被当做搬运工的义封小天使ρ(-ω-、)ヾ(°ω° ;)
这部伯言貌似有点小腹黑嘿嘿嘿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