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温柔 番外(陆逊孙茹,现代,非史向)

【陆逊孙茹相处小日常,关于吵不起架】
——1——
孙茹挑食特别厉害,特别怕生姜的味道,最多能接受煮鱼煮肉时候放一点去腥。
有一次在外面淋了雨,为了防止感冒,陆逊便煮了生姜水。
碗还没端过来,孙茹就先拒绝。
“我不要喝,味道重。”
陆逊摸摸她的头,“乖,喝了才不容易感冒。”
孙茹再次实力拒绝,“不要,宁愿感冒也不喝。”
“真的宁愿感冒也不喝?”
“嗯。”
她用力地点点头,表示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陆逊果然没有强迫她。
结果第二天她真的就感冒了,还发了低烧。
陆逊本来就很多事情要忙,又因为要照顾她,各种奔波忙碌,让孙茹看了特别心疼,最无奈的是陆逊被传染后还坚持工作,带着病撑了两三天。
后来再受了寒,她主动地让陆逊给她煮生姜水,虽然第一次喝也还是捏着鼻子的,慢慢地姜的味道也就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2——
要说有让陆逊觉得头疼的事,大概就是当叔叔和孙茹同时看中一样东西的时候。
就像现在这样,两个人同时盯着陆逊手里剥好的虾肉。
这两个人都特别喜欢吃虾,而且还都是不爱自己剥壳的主儿,了解他们喜好的陆逊自然就主动揽起了这个苦活,像照顾小孩子一样宠着他们。平时他都是会夹几条虾在自己碗里,一人一条公平对待,可是没想到今天这盘虾里竟然混了一只龙虾,两个爱吃虾的孩子谁也不肯放弃,并且把这个难题抛给了陆逊。
这就像是问陆逊“当叔叔跟孙茹同时掉进水里你救哪一个”一样让他觉得为难,可到底陆逊还是聪明,没有太多考虑,就把这条剥好的虾放进了陆江离的碗里。
“谢谢大哥,阿离最爱你了。”
陆绩跟孙茹对此哪里会有什么意见,毕竟小江离才是他们家里最受宠爱的小妹。
可是类似这样的争执还是挺多的,两个人就像生肖相冲一样,什么都喜欢争一争,虽然陆逊也会因此头疼无奈,其实他心里挺高兴的。被惯着的人,总是越活越像个孩子,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这就是他想要看到的他们的样子。
吾生于世,心愿有二:世人皆得安好,所爱之人天真。

——3——
多数时候都是孙茹不懂事让陆逊包容着的情况,但有些时候陆逊的固执也会让孙茹觉得无奈,比如他老是爱逞强,就是咳嗽得厉害也不肯请假休息,坚持要把手头上的工作完成。
“你要是再看这些文件,我就把它们统统扔进垃圾桶里。”
陆逊摸摸她的头安抚道,
“听话,阿茹,咳咳咳,再一会我就,咳咳咳,咳咳……”
孙茹赶紧给他拍拍背,边拍边说,
“就你这么折腾,万一折了寿,要我下半辈子一个人吗?”
她这么说,让陆逊觉得有些内疚,他握住她的手,认真地承诺,
“我不会留你一个人的,尤其你还总跟个孩子一样,我也不放心。”
“那你就应该老老实实休你的病假,我好不容易跟二叔多讨了两天时间让你休息,你还这样折腾,这不是浪费我的用心良苦吗?”
孙茹的用心他知道,但工作不完成便老是在心里放着,又怎么安下心去休息呢?
“阿茹,我答应你,咳咳,我就,咳,就再看半个小时,然后,咳咳咳,听你话好好休息,好吗?”
拿他的固执没有办法,孙茹只能答应了。
“说了半个小时的,多一秒钟都不行,要是超出这个时间你还不停,我就把这些全部扔了。”
“好。”

……
大概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大大小小的摩擦,可是何必非得吵起来才能证明在乎呢?明明都是在乎彼此,何必要双方都固执地不肯退让一步。反正孙茹就很不喜欢吵架,她觉得一旦吵了起来,就是和好了感情也是有变化的,但是还好,跟她在一起的是陆逊,他的性格总是很温柔,就是想找吵架都难。
就这样一直被你包容着,哪怕生活平淡地像杯清水,也不失甘甜。我们在一起,不需要硝烟来衬托珍贵,因为我比谁都清楚,你对我的在乎,在你的每一个拥抱轻吻里,每一个保护的动作里,每一个小心翼翼的守护里……你做的每一件事,都在告诉我你爱我,我又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我的陆先生,尽管我没有你那样的温柔细腻,至少有同样爱你的心及在乎你的心情,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还是不要跟你争吵,还是想做那个被你宠着惯着的小孩。余生请多指教,携手白头到老,可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