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想想,画画,写写……

温柔 3(陆逊孙茹,现代,非史向)

——3——
自上次那个拥抱后,又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听到陆逊的名字。前任也没有再回来纠缠,大概是想明白了自己根本得罪不起孙氏。
又回到自由单身的生活,没什么太大变化,就是朋友总是要问许多自己跟前任分手的原因。
“性格不合老吵架,所以就分了。”
“性格不合不都正常的吗?磨合磨合就好了。”大概是这段感情结束得太快,让朋友觉得难以置信。
“我不喜欢吵架,那样很累。”
“你就是太多要求,怎么可能有不吵架的情侣,即便有那也不会长久。”
不可能吗?可是,她之前跟陆逊交往,两个人就真的没有吵过架,或许应该说是吵不起来。两年里陆逊温柔体贴,自己想什么他都知道,所以他从来都没有让自己有一丁点儿的不舒服,就是有意见不和的时候,陆逊肯定是退让的那一个。
孙茹突然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有陆逊喜欢自己的错觉,不得不说他真的太温柔了,温柔到什么事都以自己为先,可是能让他这么做的,分明不只自己一个人,所以她心里特别清楚,那不叫爱,那不过是名叫陆逊的温柔。可是也没什么好委屈的,毕竟自己当初是心甘情愿的,谁让她喜欢的是一个心里装着太多东西的人,虽然有时候也会有点小奢望,奢望陆逊能表现得更在乎一点,可是多数时候她还是觉得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很轻松。
不过他们两个人这样的相恋,真的是叫做不能长久。
朋友大概都不能了解自己的想法,她也解释不来,最后干脆就不解释了。
虽然忘记陆逊这件事,似乎越来越难,难到她觉得,干脆就别忘了,当做留念也好,尽管她并不想在爱情上认输,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早就输了,在爱上的那一刻就输了。
但还好的是,现在没怎么遇见他了,不用刻意躲着,还像最开始一样远远想着,那个和自己不再会有交集的最爱的人。
没想到的是,去看一个音乐系的朋友演出的时候,会再一次见到他,还是在台上,跟上次那个女孩。
舞台上,竹色的汉服,更衬得他的儒雅风度,与身旁穿着白色旗袍的女孩,构成一副绝美的画卷。女孩弹琴,他奏箫,很是默契,让人羡慕不已的默契。
我大概又忘了,谁站在你旁边,都可以跟你相衬,我不过也是其中之一。
可孙茹没有提前离场,她想,总会有笑着祝福他的一天,与其等那一天到来时溃不成军,还不如现在就开始试着接受,他身边的人不是自己这个现实。
多好啊,这个女孩看起来那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比自己要适合他吧。
结束了以后,她让朋友先回去了,一个人安静地走着,去了一次超市,出来的时候,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她温柔地笑,主动打招呼。
“你好,还记得我吗?”
“雪暮?我没有记错吧?”
其实她记得特别清楚。
“嗯。”雪暮点点头,“有时间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稀里糊涂地应下了,两个人坐在一间雅致的咖啡厅里聊天。
说是聊天其实也不对,孙茹心里还是挺尴尬的,根本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态度来面对前任男友的现任女友。可是雪暮却好像没有她这种担忧,轻轻地对着她微笑,温柔,而陌生。
“你是不是,有事情想问我?”
孙茹试探性地问,她在想,对方是不是想知道,自己跟陆逊之前交往的事情。
“你不用太紧张,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雪暮笑得很和善,“跟陆逊没有关系,只是我跟你。”
交朋友?跟我?
孙茹愣住了,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同意的话有点说不出,可是拒绝……会显得自己很没有勇气。
雪暮很善解人意,她知道自己这样说让人为难了。
“抱歉,我没考虑你的感受,擅自说了这样的话。”
孙茹看到她这样,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直截了当。
“我不是不愿意跟你做朋友,只是做不到跟他无关。”
雪暮笑意凝住,最后还是轻轻微笑。
“嗯,就像我今天这样约你,让他知道了,应该会生气吧。”
一句没什么杀伤力的话语,却让孙茹觉得扎心。
陆逊原来,会生气的啊。跟他在一起两年都没见过,她还以为,自己至少能在他心里占一个独特的位置呢。
原来,我离了你过得勉强,你离了我反而更会生活。
孙茹把面前的饮料一饮而尽,然后说,“我有点事,下次聊吧。”
逃离之前,她听到了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一句叹息。
“其实我很羡慕你的。”
说羡慕我?怎么可能?大概是我听错了吧。
跑得太急,没有看路,一把就撞上了面前的柱子。
孙茹痛的蹲下身去,边揉额头边骂自己不争气。
“没事吧?”
那个温柔的声音又一次出现,总是在这么措手不及的时候。
孙茹盯着他向自己伸出的手,愣了一会,这次没有躲开。
我总不能一直这样胆怯,尤其当我知道你过得比我想的要好。
陆逊笑了,一如既往地温柔。
“我以为你这次,也会躲开。”
“我没想要躲!”
只是上一次,我没想好怎么面对你。
两人僵着手握着的样子,陆逊还是松开了。
“今天在台下,我看到你了。”
孙茹把手放在身后,尽量平静,大概要感激刚刚撞上柱子,身体的痛感多少都可以掩盖一些心里的慌张。
“哦,我是去看朋友的演出。”
这是事实,可也带了一点她的刻意,她不想让陆逊觉得,离开了他自己就会过得不好。
陆逊收回了笑意,望着她的眼睛。
“阿茹。”
这是分手后,他第一次唤自己。
孙茹以为自己能勇敢到底,可是突然又觉得害怕了。
“我,我还有事……”
意料之外的是,陆逊又一次抓住她的手。
“这次,让我把话说完吧。”
“……好。”
他想说完的话是什么?孙茹一点也不知道。而且她觉得她越来越看不透陆逊这个人了,大概是分手后他多了很多变化。
可是,向来,她是拒绝不了陆逊的。
“那你看着我。”
孙茹回过头去,与那双温柔的眸终于重新对视。
他依旧那样认真那样温柔地看着自己,恍惚在分手之前。
“阿茹,我以为,我们分开,你会过得更好,现在才知道,原来我的自以为是让你更加难过。那天,我其实想说的是,如果跟我在一起你觉得累,那我愿意放手。”
孙茹微微一笑。
“没什么,不过是我们的感情,经不起考验罢了。”
陆逊伸手,抚平她锁起的眉峰。
“对不起,让你难过了这么久,我不想再看到你勉强自己,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重新再来……重新开始?可是你不知道,这次分手让我失掉了全部的勇气,承认你不爱我又让我失掉了全部的力气,就算再来一次,难道就不是对自己的勉强了?
孙茹最终还是摇摇头,拿开了他的手。
“没必要了,陆逊,我刚刚才知道,原来一个人,比两个人要好。”
一个人比两个人要好,即便我喜欢你,你也不用有负担,能牺牲的不是只有你而已,你要知道,我也不想再看到你继续勉强,更何况,你身边已经出现一个更好的女孩,何必放弃一部童话,来继续一场悲剧,你不用觉得内疚,不过我衬不上你的温柔,今后各自安好,祝你幸福,也祝我早点把你忘掉。
陆逊难得自作主张,抚上她的眼,温柔得像带了悲伤。
“明明你要拒绝我,为什么还要哭呢?”
为什么呢?孙茹也想问,可她是知道答案的,眼泪划过那双指尖微有凉意的手,划过自己的脸庞,被自作主张的温柔抱进怀里,那温柔允许她肆无忌惮地泪流。
因为我还是爱你,还没做到忘记你,你明明知道,为何还依旧用你的温柔报复我的无能为力。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