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想想,画画,写写……

温柔 2(陆逊孙茹,现代,非史向)

——2——
她们都说,忘记一个人,往往从爱上另一个人开始。所以我给自己设的第一个目标,是试着接受另一个人。做出了一个这样的决定后,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也会有这么多追求者,甚至有比你还早优秀的,比如我刚刚接受了的这一个。
孙茹在自己日记里写下这一段,这是她跟陆逊分手后的第二十六天。她有了一个新的男朋友,一个追了她五年的男生。
一米八几的傲人身高,英俊的外表,以及擅长甜言蜜语的高情商,用她朋友的话来说,这是甩了陆逊不知道多少条街的好男人。好吧,虽然她也点头,可是她心里并不那么认可。真要对比的话,大概还是陆逊这种比较吸引她。
陆逊也有一米八的高个子,尽管有些偏瘦,担的重担也没比谁少;虽然陆逊没他长得帅,眉目间却有他所没有的温柔;陆逊不会说甜言蜜语,可也从来不会欺骗自己,而且说实在的,她好像不是特别能听懂现在这个高情商的男友说的一些话。可是不试着接受,也不知道到底什么结果,所以她没有拒绝他。
交往的第一个星期,她觉得还行,虽然不是特别习惯这种一天至少一个电话的粘人型男友,但至少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在乎,被人喜欢和喜欢人总是两种不同的体验,后者总是要你付出,而前者你可以什么都不做。
交往的第二个星期,她开始觉得其实没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好,倒不是什么对方表现出越来越多不耐烦之类的,她也依旧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在乎,可是她发现她跟这个现任的观点不和,不是仅仅体现在一点小事上的,最大的问题,是两人爱情观念上的不同。孙茹是传统型的,在自己从心底接受一个人之前,她不愿意接受除拥抱以外的亲密接触,可是对方并不满足于此,这让她有些不开心。
交往的第三个星期,她跟他开始有了争吵,她发现对方身上有很多自己不能接受的毛病,比如打完球一身汗时候就会来粘着自己,比如自己想安静学习时候还像个小孩子各种闹腾,比如说的比做的好听甚至有时候还会说谎话骗自己……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对方再自己一再强调后还依旧不安分的手。他对自己没有一点尊重,就是说的再爱,又有什么价值呢?
于是,在第四个星期开始之前,她提出了分手。
“分手吧,我受不了了。”
“为什么?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说,我改还不行吗?”
“你改不改都一样,我根本就不喜欢你,你也知道的。”
“不喜欢我?”对方一声冷笑。“呵!你耍了我这么久,难道不用做点补偿吗?”
孙茹还没来得及反应,对方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粗鲁掐住她的下巴。
“放开我!放开!……”
孙茹不停地挣扎,无奈对方力气太大,她只能尽力不让他得逞,突然手和脸都没了束缚感,听到一声闷响,她转过头来,面前是个曾经无比熟悉的身影。
他没有再出手,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对方没有再纠缠的可能。
“想继续可以,如果你认为你有足够同孙氏家族抗衡的能力。”
依旧是带着他一贯的从容平静的语气,以至于孙茹忽略了这话里带的从未从他口中听过的威胁意味。
那人狼狈逃离,剩下她跟陆逊。
她有些尴尬,对方却还是笑得温柔,向她伸出了手。
“没事吧?”
还是没有勇气握住,她只是吞吐地回答。
“没,没事。”
陆逊没有说什么,只是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问她,
“最近,还好吗?”
“嗯。”
明明不算好的,可终究再没有理由跟他埋怨。
可她忘了,陆逊能听出来,哪怕只有一个字的回应,他也能听到其中是欣喜还是委屈。只是他也一样,没有太多理由关心,毕竟是会让对方想躲避的存在。
孙茹偷偷看着他,想说的话又说不出口,她其实很想知道,陆逊现在还是不是一个人,跟她分手后,肯定有很多女孩子跟他表白,他这么温柔的性格,肯定不会拒绝人,究竟是哪一个这么有幸,抢占了曾经属于她的那份温柔。
“我们……”
“阿逊——”
本来想说我们还能不能做朋友,后边传来的呼唤声打断了她,转过身去,她看到了大概是排最不想看到自己的人第一名的陆绩叔叔和一个没见过的背着琴案的女生。
“叔叔,雪暮,你们怎么过来了?”
陆绩摆出不高兴地面色,直接问道,“她怎么在这里?”
孙茹觉得更尴尬了。
“叔叔……”
说话的不仅是陆逊,还有旁边这个叫雪暮的女生。
两个人不仅看着般配,也有让人羡慕的默契,大概她就是那个受到眷顾的人了吧。
孙茹咬住嘴角,往后退几步,小声一句“我先走了”,便急着逃离。
意外地是,陆逊抓住了她的手。
“我送你回去。”
简单的五个字,却是好久没有听到他温柔地说这一句。
陆绩自然是不同意的,“雪暮都等了你那么久了。”
雪暮却很善解人意,温柔地笑。
“叔叔,我没关系的。”
孙茹不想他为难,退了一步,想抽回自己的手,未想陆逊没有放开,那双温柔的眼看着陆绩。
“叔叔……”
陆绩拿他没办法,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带着雪暮先离开了。
陆逊才终于松了手。
“对不起。”
“……没事。”
其实孙茹很怕他说这三个字,怕他因为温柔而内疚,这样更让自己有种罪孽深重的感觉。
“我不是说这件事。”
孙茹抬起头,疑惑地看他。
“阿瑁跟我坦白了,他接过你的电话,说了伤人的话。”
“你不用道歉的,阿瑁说的没错。”
该道歉的是我,任意妄为地说喜欢你后,又任意妄为地说了分手,还任意妄为地让你承受了不该承受的罪。
陆逊转过身去,合上双眼,一声不易察觉的叹息。
“走吧,我送你回去。”
“嗯。”

送孙茹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沉默了,谁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于是就那样静静地走。
离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孙茹停了下来。
“我快到了,你回去吧。”
让父亲,二叔三叔或者小姑看到他,总还是不太好。
陆逊明白她的意思,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停了两秒,他突然说,“我今天,是专门过来找你的。”
因为陆瑁的事,所以来道歉吧。
孙茹大概也能想明白,不知道回什么好,只能应一句“哦。”
“你刚才,不是还有话想说吗?”
孙茹有点惊诧,而后又平静下来。
陆逊这么聪明,看出来也是正常的,在他面前,自己从来瞒不住什么。
“我只是想问,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陆逊听到这一句,顿时沉默了。
孙茹想,即便是他这么温柔的人,也受不了自己这样耍弄吧。
觉得自讨无趣,她便转身想离开,没想到陆逊又一次拉住她,抱进了怀里。
温暖的怀抱,熟悉的味道,他的温柔,让人眷恋的温柔啊。
孙茹觉得自己想哭了,可是孙家人的自豪不允许她这样做,伸手轻轻推开了他。
一句“谢谢你”后,她再也没有勇气,逃回家里。
谢谢你还愿意给我温柔,哪怕只是馈赠,是你对任何人都能给予的善意。
回去以后,她还是忍不住掉了眼泪。
除了陆逊,大概没有另一个人,能让自己这么爱了,可是她已经错过了,永远地错过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