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乌云

© 乌云 | Powered by LOFTER

少年旧事 30

——纲纪门户



陆议病愈后,便着手陆家事务,先前陆夫人早有交代,只他一声吩咐,齐管事已将族谱族籍以及近来几年的账本等一一呈上。

陆议细细查看陆家族籍,又翻阅陆氏族十年来收支账目,愁眉直皱。

陆家先祖连同,五代连出郡守,名望愈盛,陆氏族因此立于江左,声名远于外,然而,自从奸佞乱政,陆氏族便多有折损,祖父陆康便成了如今陆氏族唯一的依靠,陆氏族因此尚有名望在外。可如今祖父陆康年老,支撑庐江城尚且勉强,无暇顾及陆族他务。无论胜败,此战后必将更有折损。

而账目所示更是让他烦忧。田地收成不好,近两年是越来越少,说了是虫害,兵荒所致,具体情况他确实不甚清楚,看来还是需要先去勘察一番。

陆议拿定主意,便出了房门,让人备马。

经过院子的时候,见到陆绩和顾邵正在教弟弟妹妹读书。

见到陆议出现,四个孩子齐跑过去。

陆绩见他一副是要出门的样子,不解地问。

“小议,你是要出外?”

“是的,正好同叔叔请示,议打算去田地一趟。”

“密要去就去吧,不用同我请示的。”

陆议微笑致谢,又问,“叔叔可想一同前往?”

陆绩摇头。

“不了,反正我去了也帮不了忙,而且今日要看的书还没看完呢。”

陆议点头,暗想,叔叔真是越来越懂事了呢!

他转头对弟弟妹妹说,“你们乖乖留在这里跟着叔叔和阿邵学习,知道吗?”

两人懂事的点头,

“兄长,早去早归!”

陆议摸摸他们头,转身离去。

 

到了目的地,陆议才知道情况远比想象的严重,几片田地几乎荒废,遍生杂草。

问及齐管事,只道是除了虫害,另外战事吃紧,年壮者多被征从军,仅有几个年老的奴仆一来感念陆老爷的优待,二来无他处可去,便留了下来,这才没使茶园荒废,但茶园情况也算不上是乐观。

如此说来,问题主三,一财二力三虫害。

“管事,我听闻,有难民从北境而来,漂泊流离,无处可去。”

“是的,北方战事多,民不堪苦,便往南迁。”

“我想,这些人若用于此,一者有了容身之地,二者可免腹饥之苦。”

老管事问道,“只是南北有异,如何做得来?”

“没有不学能会的,然也没有学不会的。”陆议看着田里仍在坚持的老农工。

流难之民迁移来此,滞留之地多是那几处。陆议跟随父母上山逃难时也曾有此经历,对于这些是再清楚不过。只是他考虑自己只是个十一岁多的少年,若是亲自前往,也难以让人信服,这事还是要让齐管事替他去办。

“明日晨时,你帮我召集四十个能做农工的北方人过来。”

“是。”

招这些流难之民为工,便免不了多支食粮,方才他清查账本,交了税租,所剩虽尚能支几年,可若要养多几十人,支持半年却是勉强,可不改变这些境况,长久下去,陆氏族怕是要毁于自己手上。

如今之计,只能赌一回了吧!

交代完事,陆议带了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农夫,亲自下田调查。

 

齐管事回来时是午时,陆议已经不在田地里,转去了茶园,他寻着去找,刚要进去陆议刚好从园里出来。

看着眼前少年的样子,齐管事十分惊讶。

“少爷,您身上……”

进过田地和茶园,陆议身上白衣沾了不少沙土枝叶,白净的脸上挂着汗珠,衣服下摆处全是泥水痕迹,卷好的衣袖虽幸免于难,手臂上却是多了些被蚊虫咬过的红斑,偏白的肤色使之更为明显,若不是毛发依旧齐整,举止依旧斯文,哪里还有一个少爷的样子。

齐管事忙要吩咐人来,陆议摆手,制止他的动作。

“这些不急,事情可办妥了?”

“依照少爷的吩咐,都安顿好了。”

“辛苦了,那你先下去休息,晚些我有许多事要辛苦你。”

齐管事摇头道,“少爷思虑周全,我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已这个时辰,我安排人准备些吃的等会送来可好?”

陆议拒绝了他的好意,“何必多费财粮?我与你们同食便是,下去吧!”

齐管事还想劝他,他已转身入屋内,忙其他事去了。

 

待事情基本都忙完,陆议才回府去,早已过了饭时,他忙到这个时辰,只早饭吃了碗稀粥。

管事唤人安排,他嘱咐道,“清粥小菜便好,送进书房里,不要惊动他人。”

齐管事忙劝,“不可!少爷如今正是发育年纪,如何吃的这般清苦。”

陆议浅浅笑道,“荀子有言,君子啜菽饮水,非愚也,是节然也。我虽不及君子,怎能不从君子之行?”

齐管事又想再劝,陆议不容其多言,摆手道,“安排下去吧!”

 

经过陆绩房间,他停了脚步,手停在半空,欲推不推。

门悄声响,开了条缝,他收回了手。

梅湘从陆绩少爷房里出来,见到他便恭敬地行礼。

“叔叔睡下了吗?”

梅湘点头。

“是,小少爷刚刚睡下。”

陆议感激而笑。

“无事你也回去休息吧。”

“是。”

梅湘退下后,陆议只在陆绩门前站了一会,便回了书房。

桌案中间摆了大碗清粥,旁边一碟小菜,而侧边的竹简堆叠成高耸的小山。

对于一个大家族而言,这些不过是冰山一角,管事只呈上了些当下及急需马上处理的,便是成年男子,也不一定能扛起这些重担,可这个未及弱冠的少年,眼里却没有半分畏惧,半分犹豫,从他决定担下此任那一刻开始,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

陆议快速吃过粥后,将碗放到一旁待人来收,便又开始处理其他族务。

秉灯夜烛,灯火之间,总是少年挺立的身影。

 

 @红烧小鹿肉✨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