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乌云

© 乌云 | Powered by LOFTER

少年旧事 20

——有叔如父(上)




陆议无法相信,眼前这个沧桑无力的男子就是当年那个潇洒自由的卢叔。

光阴无情呵!疾病无情呵!让一切美好,都消失殆尽……

卢明闭上眼睛,“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话里亦喜亦悲,难分难解,教人不知究竟更侧重于喜还是悲。

陆议缓步上前,每一步都无比沉重,他心疼地锁深了眉头。

“卢叔您病的这么重,为何让人不告诉议呢?”

陆议握住这个病重男子的手,指尖微透出的冰冷及瘦骨嶙峋的触感让他很是难过。

“卢叔不想成为你的拖累。”

“您怎么可能是我们的拖累?”陆议握紧他,想努力将温暖传给他,“对我们来说,卢叔就像我们的父亲那样……”

卢明微笑着看着他,“我这样,却能尽到你们父亲那样的职责,我真的很满足。”

 

陆夫人看着这样伤感的画面,很不忍心去打破这一切,她回头问自己的女婿,“就没有请有名的大夫来为他医治么?”

顾雍如实答道,“并非没有,虽然卢先生很是抗拒,早前也有请过医术高明的大夫来为他询诊,然因是多年的旧疾,难治根本……”说到这里,顾雍惋惜地看了眼卧病在床的卢明,其实也是个难得的好人。

听到这些,陆夫人不觉流下眼泪。

小江离再也忍不住了,“噗”地一声扑到卢明身上,眼泪凶猛地涌出眼眶,“不要!小离不要卢叔像父亲那样永远离开!呜呜呜……卢叔不要离开我们好不好啊?”

小陆瑁站在旁边,不敢哭出声来。

卢明摸摸小女孩的头,同样是不舍和难过。

“卢叔也不想走,但卢叔不想欺骗你们。”

陆议却不肯放弃,固执道,“卢叔,难治并非不治,我想只要悉心照料,一定没事的。”

“我自己最清楚自己的状况。”卢明看着他的眼神分外执着,顿了半刻,他叹了一声,语重心长道,“请都出去吧!我有话想单独跟小议说。”

懂事的小陆瑁第一个出去。

顾雍也点头离开。

陆夫人带着一直不敢说话的小陆绩也出了门。

“小离?”

小陆江离抬头不解地看着卢叔,最后还是懂事地松手,小顾邵走过来安慰她,然后带着她出去了。

所有人都出去后,卢明才伸出另一只手,抚上少年的脸。

“你又瘦了,议儿。”

陆议回握这只缺少温度的手,微带着沙音。

“卢叔不用担心我,我……”

卢明打断了他的话,“知道为什么支走其他人吗?”

陆议摇头,表示不解。

“我想看你哭!”

“卢叔?卢叔!”

陆议抑住流泪的冲动,固执地摇摇头。

“我知道小议你一直都很控制自己,难过也不敢哭,总是害怕会带动别人的悲伤,季才(陆骏的字)逝世时,你刚十岁,这么小的孩子,他都不让你哭,真的是很糟糕的父亲啊。”

又说到他的父亲,陆议心中思绪万千,回忆杂糅,更觉伤怀。

他咬住唇,却终于忍不住眼泪……

无声的泪流,是这个少年对这个像父亲一样的男子的依靠。

卢明满足地摸摸他的头,“你真的是,特别懂事的孩子。只是现在,越是到了尽头,我就越能够理解季才当初的心情。”他顿了顿,停住动作,看着陆议,最终低垂着眸,“卢叔知道,其实你就是个不一样的孩子,你比任何人都要坚强,都要勇敢。”

陆议轻轻摇头,是不愿承认。

“小议,卢叔有事要拜托你……”

“卢叔您尽管说,议必尽心竭力!”

卢明反握住他的手,抬眸与他正对上。

“哭完这一次后,你就必须振作起来,你一定记着,以后,小离小瑁要依靠你,陆家也需要依靠你,也许还会有更多人要依赖你,所以,咳咳咳……”

“卢叔!”

卢明摆摆手,表示没事。缓和了会后,他用手拭去陆议的眼泪,继续说,“你必须时刻清醒,时刻告诉自己,无论倒下的是谁,永远都不能是你,除非,”卢明看着他的早已,目光移开,狠下心来,“除非,你不再被需要,也不再有需要守护之物……”

这话一出,说者有心,听者明意,想不出究竟算是残忍还是成全,亦不知道应当难过还是欣喜,然少年终归没有拒绝。

最后一滴清泪顺滑落下时,少年阖上双眸。那尽收眼底的再也不知是无奈还是觉悟,只知道再睁开眼时,少年再无迷茫。

“让他们都进来吧。”

“议知道了。”

看着那不得不成熟的背影,卢明轻声叹息,暗恨地想,我竟会亲自把你推上一条没有自由的路,哪怕那是你选择走的路……我虽恨如此不堪的自己,可我惟有如此为之,才算不负你父亲对你的期盼啊……

 

推开木门,春风拂面而过,少年却不是春风满面,这轻微过的风对于他而言再无暖意,甚至还有些凄寒刺骨。

“小议?”

小陆绩担心地看着他。

陆议冲他浅浅的笑,摸摸自己弟弟妹妹的头,轻轻一句,“进去陪着卢叔吧!”

趁着他还在的时候。

陆夫人也是一副担心的样子,她上前去,静静地把陆议拥进怀里。

“议没事,祖母不用担心!只是议有事,希望祖母能准许。”

“议儿尽管说吧!祖母能做的一定尽力。”

陆议把头靠进陆夫人怀里,抑住差点流下的眼泪,“卢叔命已无久……议求能留下来陪他走完最后这些日子。”

“嗯。”陆夫人点点头,无比心疼地抚着他的头。“此事议儿就是不提我也会这样要求,对你来说卢先生是像父亲一样的人,你也理应像他的子女一样尽孝……”

陆议轻轻点头,脱开陆夫人的怀抱,“议多谢祖母,议该进去照顾卢叔,祖母叔叔可要一同进去?”

“好。”

陆夫人拉着他的手,一同入屋里去。

 

 

夕阳西落,天色渐暗,是该下山去的时辰,而本来应该一同回府的小陆绩和小顾邵也想跟他们一齐留下,最后商议决定让五个孩子都留下,一张床应该挤挤也能容下。

顾雍则护着自己的岳母回府。

“姑丈,祖母,天色已晚,千万请小心!”

“有你姑丈在,不用担心!也不用相送。”

又转向看着自己孩子,陆夫人不太放心地再次嘱咐道,“真的不和母亲回去的话,绩儿你可不能给议儿添事。”

“绩知道的,母亲请别担心!”

陆夫人这才放心地点点头。

“劳烦姐夫您替我好好照顾母亲。”

顾雍点头,“会的。”

小顾邵恭敬地送别自己的父亲和外祖母,“外祖母,父亲路上请小心!”

“邵儿你要留下就要帮上忙,知道吗?”

少年懂事地垂下头,答复道,“是,邵明白。”

送走顾雍和陆夫人,陆议带着他们回了屋里,探望卢明的情况。

“他们回去了?”

“是。”

卢明点头,“那你今晚怎么安排?只有一张小床,你们五个孩子挤么?”

“这些议已经提前想好了,卢叔不用担心!”

“哦……”卢明浅浅一笑,“倒是说说,卢叔想听听你是怎么安排的?”

陆议微蹙眉,过会才说,“五个孩子确实睡不了,四个孩子还是可以睡的,所以叔叔你们今晚可以挤一挤……”

“那小议(兄长)你呢?”

三个孩子异口同声。

“我得照顾卢叔,所以我跟卢叔一起睡……”

话虽然这样说,但这些孩子都知道他的是只打算在卢明身旁守一整夜。

小陆瑁揪住他的衣袖,“那我也跟兄长一起。”

陆议摸摸他的头,“我不在的时候,都是小瑁一直在照顾卢叔,现在我在这里,小瑁你就应该好好休息。”

“我不累的,兄长。”

“但是兄长会心疼……”

小陆瑁每次听见兄长这样的话,便会忘却一切辛苦劳累,却也是这样的话就会让他束手无策,不知道该应什么好,只能点头。

“其实我可以随便铺个地方睡的……”小顾邵显然不想帮不上忙还要带来麻烦。

“不行!怎么……”

卢明无力地摆摆手,

“好了。就听议儿的,他是长兄,所有事都该由他做主……”

小顾邵服从地点头,偷偷看向那个大自己两岁却是如此成熟懂事的少年,百感交集。

陆议感激垂首,低声一句,“那议先去准备晚膳。”

待少年走出去几步,卢明抬头看这几个孩子,“你们想帮忙的,也可以跟着议儿去了。”

几个孩子点点头,转身离开。

卢明唤住要快步赶上前头的少年。

“瑁儿你过来……”

小陆瑁听到自己叔叔的呼唤,停下脚步,只见他对自己招招手。

 


 @红烧小鹿肉✨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