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乌云

© 乌云 | Powered by LOFTER

少年旧事 7

 @红烧小鹿肉✨ 

掐点发文~o( =∩ω∩= )m


——少年心结(上)


熠燿舞间潸然泪,

少年各怀心上结。

犹记优伶叹息语,

怎知殊途终须别。


寅时,天微明,仍未有晨光。云上蒙纱,起装迎日光。

陆府清幽处有了轻微声响。

知是少年早起,整装束发,便出了房。

途遇婢女莺香,陆议微微一笑。

莺香温柔回笑,“议小少爷,如此早起,又是要去练剑么?”莺香知道议小少爷有晨起舞剑的习惯,她也是刚起不久,每次醒来,都会看见议小少爷自己早已洗漱完毕,并未曾叫醒她们。

陆府对奴仆宽容,纵是服侍小少爷的,也没有守夜的惯。再者,小少爷虽年幼,却少有要她们彻夜候着的时候。于她们而言,能在陆府做事,倒真是件幸事。

尤其是议小少爷到来之后,善解人意的他多次主动替她们处理些难办事。她们做的不好的,他会悉心教导,做的好的,也会当面夸赞。虽不像可爱的小少爷,趁着没人时有时会甜甜叫一句“姐姐”什么的,却也让她们倍感亲切。

陆议摇摇头。

“今日是叔叔生辰,我要出门一趟做些准备,你记着替我保密。”

莺香应允道:“是。”

估计是有什么好玩的事吧!

“对了,莺香,祖父这几日是否都未回过府?”

庐江外面如今是纷战扰扰,尽管陆议只是听人议论得知,却也能揣摩出如今形势。

莺香点点头,回道,“是,听梨馨说,老爷近来因事务繁多,连歇息的时间都鲜有,便没有回府来。想想近日也是人心惶惶,小少爷也是总睡不好觉。”

陆议微颔首,“这个我知道。恩,今日叔叔无课,难得昨夜安寝,便让他多睡会吧!巳时前你们别去打扰他,除非是他自己醒过来。若祖母问起,你们便向她解释一下。”

“是,少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陆议缓缓摇头,“无事了。莺香,把活干完若觉得累,就再去歇会吧。每日都这样早起,真是辛苦你了。”

莺香心里一阵感动,她轻回语,“谢议小少爷关心,莺香不累,这些都是莺香应该做的,也是莺香愿意做的。”莺香怜惜地看着他,“倒是议小少爷才是。思虑了这么多事。有时也应该像个孩子一样,去玩玩才好。”

陆议一时不知怎么回应。只能微偏头,另起话题。

“日欲东升,时已不早了!”

莺香循着他的望去,犹豫间带了几分不解,然也没有续下刚才的话题。

陆议回复温柔的笑。

“古云:一日之计于晨。今日事也将随这日升而开始。”

莺香明白他的意思,微行礼,辞道,“那莺香便退下了。”

“嗯。”

莺香走后,陆议是在原地停留一会,便离开了。

议小少爷,是有什么心事呢?莺香回头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只觉得坚强得让人心疼。


巳时,日已渐灼。

莺香正清扫着外廊,抬头看天色。

是时候该叫小少爷起了。

回头对修剪花枝的莫怡道,“莫怡,该去唤小少爷起了,手里活就先停了吧。”

“好。”莫怡放下剪子,往里间走。

去到少爷房间,发现其室已空。莫怡思度着兴许是已起了。便转身往正厅走,果然看见小少爷和夫人在厅中吃着点心,聊着天。

“夫人,小少爷。”

莫怡躬身行礼。

小陆绩露出小虎牙,冲她笑笑。从座位上跳下去,拿了块点心奔到她面前。

“这是母亲朋友从老家有名的'流酥坊'带来的,味道可好了。你也试试——”

“这……”

莫怡是被他突然的举措吓到,不敢接过。

陆夫人笑了笑。“小少爷让你尝,你便尝尝。”

莫怡这才放心接过。

“谢小少爷,谢夫人。”

尝了一口。味道果然很好,酥软而不甜腻。

“好吃么?”小陆绩睁着可爱的大眼睛。

“嗯。”莫怡点点头,笑意自有。

小陆绩兴奋地跑到陆夫人身边去,拉着她衣服,撒娇道,“母亲,我们有那么多盒,拿一两盒分给大家好不好?”

“好好,”陆夫人拍拍他的手,“今日你最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小陆绩满意地大扬弧度,过去拉莫怡。

“走!我带你去拿。”

“嗯。”莫怡跟随着他。


“恩。这盒,还有这盒,这些酥糖糕点都很美味的,大家一定会喜欢。”

小陆绩想想就觉得开心。

莫怡含笑接过,点点头,突然问起“这些,都是从少爷老家吴县那边带过来的么?”

“嗯。”小陆绩用力点点头。

莫怡作思考状,想着,道,“议小少爷是在吴县那里长大的,想是也会很喜欢这些吧。”

她这么一说,小陆绩倒是想起今天确实还未看到他,忙问:“说起来,你知道小议去哪里吗?”

“议小少爷的话……”莫怡想了想,“平日里都会早起练剑,今日倒是没见着人,兴许是有什么要事,早早出了门。”

小陆绩失望垂下头,“今日他是不是也很忙?都不为我庆生。”

莫怡安慰地摸摸他的头。

“议小少爷向来是最有心的,怎么会呢?他该是想先把事忙完,再与你庆生。”

“这样啊!”小陆绩重燃了希望。“你帮我去告诉王叔(指守门的家丁王启),等他来了,让他来找我,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莫怡应允,“是。”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陆议才回府来,王启很是欢喜地开门迎他。

“议小少爷,可回来了!”

陆议点点头,“要办的事办好了。这个时辰,我想应该没误过饭时吧?”

“没,是小少爷在急切等着您。”

“我现在就过去找他。”

陆议温柔地笑着,微抬头瞬间忽而闻到一阵熟悉的香味,熟悉得他有几分颤抖。

“怎么了?议小少爷?”王启忙过来询问。

陆议摇摇头,极力克制不明的情感。

“是起风了,觉得有点冷,我先去加件衣服。”

“起风了?”王启抬头看,再低头时人已不在了。


急匆匆地往房间去,那味道似乎越来越浓,萦绕进心头。

陆议想着不妥,加快了脚步。

“议小少爷——”

有人在身后唤住他。

他本想作没听见那样快些回房去,只是那样不好,最后还是停下来,暗揣着手袖。

“什么事?”

“小少爷在你房里等你,要我们唤你过去——”

我房里?

陆议犹豫了几分,最后是点头。

“我现在正要过去,不会让叔叔久等的,你下去吧!”

“是。”

身后婢女离开后,他伸出手来,只见手心冒了不少汗。

他微阖上眸。

我是在慌张什么?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