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乌云

© 乌云 | Powered by LOFTER

江东异记一 · 铃 31 终章【壹】

秣陵最终在这场战乱里自然是大获全胜,借着这个机会孙权将东吴内部小作清理了一番,作乱者基本都被收押入狱,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本欲逃跑最后仍是被孙权抓获的蔡氏和潘临。




意外的是,此战后东吴非但无大伤损,反而添了两员猛将。




一个是被凌统劝阻留下来的苏飞。说起劝服苏飞,着实费了很大的劲,只因苏飞说什么也不肯离开黄祖,也是最后在周瑜的帮助下解开了一个大误会才终于把他留住。




原来,苏飞所知的黄祖救了他一族人之事,其实存在很大的误会巧合——前世黄祖并非什么屠魔高人,只是恰好在苏飞族人遇难时经过,真正救了苏飞一族的其实是一个天庭的神将,因怜悯苏族而下凡来,借黄祖之身除魔惩恶,而救了苏飞妹妹的其实是黄祖的儿子黄郎(没错他就是传说中的三寨主),虽是随同黄祖在江夏为匪,黄郎却是一点也不随黄祖的性子,虽无大智大勇却也不曾作恶多端,甚至还会阻止其父为恶。也就是说,黄祖对苏飞的恩只除了曾收留他与甘宁留下后再无其他。




误会解开后苏飞虽也释下重负,虽然自始至终他对黄祖也未有过埋怨仇恨,甚至还有些感激这一年黄祖对自己的好,但无论黄祖对他多好,凭他这一年来救下黄祖性命的次数也早就偿还清了。




尤其来自周瑜的劝告让他完全醒悟了,替人为恶,不仅害人,更是在给自己族抹黑,他们貉族如今剩的数量不多了,他若是再执迷不悟只会给他们貉族招致灾祸。




真相大白后他也有了修仙的念头,一者可亲自去向恩人道谢,二者也可为他们貉族添得明光。






至于另一个嘛!




“起来!甘兴霸!还睡!”




甘宁不情不愿地从床榻上起身,一边被凌统拉扯着走还一边打着哈欠。


“催债吗!多睡一会都不行啊!”




凌统突然松开他手,回头看着他,突然摸着下颌调笑起来。


“说起债你好像还欠我什么没还吧?”




“有吗?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甘宁一边打马虎眼一边自顾自地往前走。




“站住别想跑!明明是你自己承认我赢还说要叫我大哥的!”


“我说的是下辈子有本事你去跟我下辈子讨啊!”




“当我傻吗!你现在哪有什么下辈子给我讨!再说了论辈分论资历论先来后到你都该叫我大哥的!”




“可惜我这副形态无论在你们妖族哪一族都是比你大啊!”




“你过来我们单挑说话!”




“等再过一千年我再答应你的单挑!”




“躲躲藏藏算什么好汉!”




“那你欺负我现在打不过你就能算得上好汉啦!”




……




然而他们都不知道身后的蒙叔正在看着他们从院外吵到院内再从院内吵到厅堂再从厅堂炒到后房并考虑自己的忍耐力究竟还剩几多。




鲁肃突然拍上吕蒙的肩,安慰道,“算了子明,所谓代沟正是如此!”




“子敬你画风变了知道吗?”




“可是现在不就流行佛系吗?”




“给你三秒马上给我穿越回来!”




孙权看着他们秣陵一如既往的其乐融融的温馨氛围,心情虽好,却也掩不住些许落寞。




朱然见到他这副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才和妖族长老们辩争完。


拍拍发小的肩,慰解道,“算了仲谋,伯言也累了,你就当让他休假吧,这种事急也急不来。”




“可他们怎么能完全否定此战里伯言的全部功绩!”


“此战伯言身份隐秘,再者他所保皆是人族,再加一条逆天之罪,想也知道他们不可能会认可。”




“义封,那你说我这个妖王做的还有什么意义?”




朱然也不知应该如何答复,外间所传妖王至高无上,在他们江东却很不好说,尤其在三个妖王中孙权年纪最幼,纵是超越其父兄成了江东之首,却还是不能对那几个德高望重的妖族长者不理不顾,别的他们不会管,可东吴的生杀大权说到底就是他们在操纵。




双拳难敌四手。


只要他们容不得人族,孙权就无法改变东吴妖族的现状,偏偏还杀不得,只因在万妖宴这种重大场合到底还要他们来撑住场面。这些吃过大亏的老东西们对他们真是一点也不敢信任。




孙权攥紧拳头,总有一日定要叫这些老东西乖乖把所有位置都让出来!




“仲谋。”


孙权揉揉额摆手道,“没事,又怎么了?”


“公绩和兴霸有事来找你。”


“让他们进来吧。”




见到孙权,凌统和甘宁异口同声道,“二公子,除夕夜的万妖宴我们两个不准备出席了。”




“为何?”




凌统毫无隐瞒直接交代,“既然伯言不能去,我们也不打算去。”


甘宁欲盖弥彰地摸摸鼻子,解释道,“之前的事我还未跟他道过谢。”




孙权静思一阵,最后点点头同意了。




“二公子万岁!!!”




得到孙权的许可,甘宁凌统自然欣喜地手搭肩一同溜了。




朱然不解地看着孙权。


“你真就同意让他们不出席啦?仲谋,你该不会是……”




“佛曰:不可说!”




朱然:佛哦(✘_✘)




除夕佳夜,六界同乐,人间有人间的宴席,妖族亦有妖族的宴席。




万妖宴便是妖族为庆贺新岁特设的宴席。因妖族年岁更长,故每百年才一宴。凡能出席宴席的妖必是在妖族中享有名望的抑或被妖王寄予厚望的,故众妖以能出席此宴为荣。


今年的万妖宴依然盛大热闹,主以三妖王为首的群妖齐聚一堂,时有不共事同一妖王的同族之妖因这难得的团聚喜极而泣,或是有所结怨的妖族借这盛大场合互相攀比。


诸葛亮和兄长诸葛瑾虽属于前者,倒也不至于喜极而泣,至多只是关心至切,相谈甚欢。




未想宴席未半,等诸葛亮在他们蜀汉桌席中敬完酒再寻,却发现兄长大人不翼而飞了,不过不翼而飞的似乎不止他兄长一个,好像东吴的诸君皆是如此,霎时间剩的就只有那些名望颇高却隐在后少有露面的妖族之长。




曹魏那位向来自来熟的郭嘉不知何时已和他站到一块,摇摇头感叹道,年轻真好。




曹魏的荀令君看不过眼,默默地走过去向诸葛亮致歉后拖走了时常趁他们稍不留神就跑出去丢节操的鬼才大人。






郭嘉(兴奋):小彧儿我们也叫大人带我们溜出去玩好不好?


荀彧(严肃):不好!而且不准再叫我小彧儿!


郭嘉(思索):那叫你大彧儿如何?


荀彧(黑线):郭奉孝你能闭嘴吗?


郭嘉(委屈):(。•́︿•̀。)呜呜文若不爱我了~








诸葛亮看到宴中东吴仅剩的那十几个妖族长者青红的脸,笑了一声,转身回他们蜀汉的桌席去了。










石亭里,半杯凉茶置于桌上,无人问津,却也不及亭外的身影更显孤寂寒凉。


——君子白衣,飘飘独立,任月光淋浴,静无声息。




虽是佳节好夜,月色皎洁,惟可惜不得圆满。




陆逊这么想着,阖上双眸。




以往这个时间至少叔叔会来陪他一阵,今年大概不会有了吧。身负逆天罪谴,也不知会不会给叔叔带去什么困扰,但以叔叔才智,也不必多加忧虑。


想来还是二公子那边更好安心,此战几近兵不血刃,万妖之前应当更受钦佩敬仰,享誉如身。有了自己的前车之鉴,这次甘宁的身份也全安排好了,纵有质疑之声,也有大都督能镇住声。








耳畔骤闻轻铃声,陆逊疑惑睁眼,回头去寻——




“伯言!”




伴着少年音出现的的是不知何时来到这里的甘宁凌统。




见陆逊好似没什么反应,凌统有些小失落。


“还以为你这回会被我们吓到呢!”




陆逊轻笑着安慰道,“也确实是吓住了,不是去赴宴了?为何又会出现在此?”




凌统漫不经心抱怨道,“无聊死了,每次都去!那种一堆妖挤在里面客套奉迎的宴席有什么好玩的?那里的厨子还没一个厨艺有你好呢!”


陆逊对他的抱怨抱以宽容理解,凌统的性子的确一点不合适那种场合。




“兴霸呢?你先前未曾去过,就不感兴趣吗?”


甘宁比凌统更加无所谓,枕着手懒散道,“反正尽是不认识的面孔,还是小地方更自在些。”




他们倒是不谋而合了。




“那个,”


“恩?”




甘宁挠挠头,虽有些难为情,到底还是当面道出来了。


“你救我的事,谢了。”




这么纠结,原来只是想说这个。




陆逊摇摇头,“你不必谢我,应当谢的是公绩,你夺的是他的劫。”




就知道他会这么说,甘宁耸耸肩。


“你们两个我都感谢行吧!”




凌统很是好奇地问道,“伯言!究竟你们一直在说的逆天为命是怎么逆天法,为何我从未听说过这种事?而且至今我还没明白甘兴霸怎么经一重生就由人变成了妖?”




陆逊看他好奇,也因为先前答应不再对他有所隐瞒,故而还是将事情原委解释与他听。




“逆天为命,即不经轮回,逆命重塑,传说哪吒以莲化身,凤凰涅槃,皆循此理,虽有此重生法,然而以人或妖一己之力很难成功。须有天劫为渡,经以血阵引劫上身,即置之死地而后生,劫后存息者才有可能逆循天理,只是逆循天理,还需有一自愿献身者献贡至少一半血灵,经浴血换灵而得重生,难的正是,其中阵法只能容二身,是以少见于世。”




“所以你……”




“不必担忧,失一半的血对于妖族而言并无大碍。”


然而用逆天之术免不了要削减一些修为,所以前几日才不得不静关修养。




不过他这么说,甘宁好歹能放心一些。




“然而我还是不解为何甘兴霸重生后就变成了妖?”




陆逊听凌统说到这点,也觉得有些事是应该向他坦明了。




“阿凌,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未向你坦明。”




“?”




“妖族不容我,并非只是如明文上所言,因我与人族来往甚密,他们不过是想借此来掩盖他们所认为的族界耻辱罢了。”




凌统不解问道,“什么族界耻辱?”




陆逊从容道,“我身上的血,一半源自人族。”




“所以你不是妖,而是半妖?”凌统对此很是惊讶。




半妖乃妖族对于人和妖所生之子女的说法,因妖族对人族一向轻视,尤其是对妖和人所生下的所谓族界耻辱,更不肯承认其身上有一半血液来自人族。




陆逊自然知道他因什么而惊讶,只是其间故事太多也太杂,他只能挑其中重要的部分出来,缓缓解释与他听。






其实,人妖私通本非两界间的异闻,之所以以往并无妖族管顾。是因为二族体异,纵使有所结果,生下来的子女也活不过一年半载。




然而世事无常,总有一异,而陆逊正是那个不可多得的幸运的异类。




虽是异常,亦有可循理之处,原来,吴郡鹿族一直是众妖族之望,因性情温驯且能负重而多得仙门指点,甚至还曾连续三度受到天庭所赐福祉,因而誉有灵鹿的美称。所居皆仙境,所饮皆神泉,久而久之,世代便都沾了仙门灵气,陆逊的父亲亦出自吴郡,受仙灵之气熏染,能浴天地之灵,正是有这天生灵气庇护,才让陆逊冲破两界禁锢并幸存下来,可也因此他天生怪象力不如常人,更不知受尽多少磨砺才成长至今日风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