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乌云

© 乌云 | Powered by LOFTER

江东异记一 · 铃 25

把苏飞转移到城外有自己人接应的地方后,凌小猫又开始准备行动了,临走前它低头望着脖子上的小铃铛一阵,犹豫片刻后将它藏深了进去。

飞檐走壁,穿梭于昏暗的街巷之中,就在刘府附近巷陌处听到窸窣声响,凌小猫停了下来,小心地寻声而往。

伏于房檐之上,居高临下,浓厚的血色掩面而来,血色之间是秘密进行交谈的两个身影,其中一个是个衣着贵重的妖艳妇人,妆浓色厉,铺层的粉末尽带刺激异味,弄得凌小猫捂着口鼻也觉着难受,另一个虽一身连帽黑斗篷,扮着神秘莫测,但依据他显露出的一点面部特征,凌小猫就确定了这个人就是当初用甘宁要挟他的四寨主潘临。

看起来这段秘密谈话已经持续好一阵子了,凌小猫来时他们的谈话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只交代要小心便了,分别后蔡氏回进刘府,而潘临朝反向离开。

凌小猫思虑一阵,最后还是决定跟在潘临后边。

潘临的目的地是城后不远处的一片墓地,先是停在第二座碑墓前,片刻后才移步至第六座,一番看不明白的动作后,开启了一条秘道通口。

他进去以后不多时,秘道通口又关闭了。

半刻钟后,潘临从秘道出来,离开了。

待他走远,凌小猫才从草丛中钻出来,几步到方才人停留的位置。

杨全,李朔,林昳,楚坼,吴远,这五个名字让它感觉陌生而奇怪,尽管它也说不上是哪里奇怪。

用猫爪摩挲刻印在墓碑上面的碑文,他发觉二六两座墓碑上的碑文与碑石间有不易察觉的细缝,可见得其上的字是可推移的,这其中应该有什么机关密语。

杨全和吴远?这两个人名能有什么联系呢?凌小猫歪着脑袋愁闷地想,他完全不认识墓碑上这两个人名,可碑墓上除了人名也没有别的什么信息了。

片刻发愁无果后,凌小猫决定放弃了。

不管了!赌一把好了!

把碑上所有的字都推按进去,然后立在一旁等结果。

沙子掉落的细微声响后瞬间,骤然陷入如同空气凝结一般的寂静。

凌小猫有种不祥的预感。

仿佛为了应兆他的预感,“咻——”几声便有数十支利箭从四面八方向他射来,凌小猫眸光一闪几个跳跃避开了,偏头一看,四周的地面上已扎满了箭把。

幸亏只是这种机关,要避开也没什么难度,只是有些麻烦。
看着面前碑石,凌小猫烦恼地想。

看来要是不弄对,还可能会触发别的机关,然而密语究竟是什么他一点头绪也没有,不过还好只有四个字,排列组合八次,只要避开所有机关,他就不信蒙不对。

于是为了打开暗道,凌小猫开始了一番尝试,幸运地在第三回就让他按对了。

秘道大门缓缓开启,望下去是一片黑茫茫,然而越是这种昏暗的地方,对凌小猫就越是有利。

连跳几个台阶往下走,它一边还在想:全和吴?什么意思呢?不会和我们东吴也有什么关系吧?

他正深思着,突然上方又传来大门自动关闭的闷响。

看来是定时的,论起来还是我们秣陵那个以棋制动的机关设计更加精妙一些。

黑暗里一双橘眸闪着光亮,四顾探寻。

有人?
凌小猫提高了警惕心,寻着声音望过去,只那一间稍有光亮的房室听得人声。

它放轻步子,探出个半个头探看。

面前被关在铁笼子里正狼吞虎咽地扒着碗里饭菜的肥胖男子让它露出惊喜的神色。

黄祖原来在这里,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正想出去,凌小猫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是猫的形态,一说话肯定把他吓死。

幸好我早有准备!

从身前的小铃铛里取出像小纸片一样的东西,一个响指后一套赤色便服出现在面前。

凌小猫钻进衣服里,一瞬光灭后,方才的黑猫又变成了桀骜不驯的凌少年。

好像还少了点什么?

目光在自己身上探寻一遍,凌统灵光一现。

对了!

凭空变出一把轻剑,然后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的脚步声并不重,以至于进去后黄祖并没有察觉到有人来,直至他用手里的剑砍开了牢门的锁。

这个动静让黄祖吃东西的动作一顿,愣在了原地。

“我是……”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看着抱头躲到角落里求饶的黄祖,凌统很无语。

所以说这种人怎么就运气这么好呢?

“闭嘴!”

这一声斥喝后,方才还吵吵嚷嚷的人立马捂住自己嘴怂成一团,一脸惊恐地不敢抬头看面前的少年。

凌统无奈地捂头。

“我不是来杀你的,是苏飞让我来的!”

听到苏飞这个名字,黄祖才终于收起怂色,突然跳起来抓着凌统的手。

“他让你来救我的对不对!我就知道他不可能不来救我的,他在哪里?他怎么不自己来救我?”

凌统嫌弃地甩开他的手。

“要我救你的话就立马闭嘴,现在没时间跟你废话。”

“呜。”

“你要敢哭出来我就在路上解决你。”

“……”

看他终于安静下来,凌统也松了一口气。

“从现在起你把眼闭上,没我命令不准睁开,不然我就杀了你,听清楚了没?”

黄祖重重地点头。

“嗯嗯嗯。”

然后把眼睛闭得老紧。

凌统揪住他领子,正要提起来,突然有种被什么咬到了的感觉,一时觉得晕眩,他有些脱力地松开手,扶着墙站稳。

手探向后颈刺痛处,却摸不到有什么东西,而这晕眩似乎只是一瞬,意识渐渐又清明过来。

错觉?是的吧!

凌统摸着后颈纳闷地想。

因为只是一瞬间的痛感,他也没多想,提起黄祖往肩上一扛,直接走了。

出秘道的机关密语比进来的简易多了,凌统很快就找到了地方,转动墙上石块后直接带着黄祖出去了。

一路疾速,带黄祖回到苏飞所在的地方,凌统才直接把人扔地上,揉揉肩。

重死了这头猪!

“可以睁眼了!”

黄祖这才敢把眼睛睁开,一睁眼发现这里是个陌生的驿站,然而依旧是他不认识的地方。

“凌大人!”

秣陵的内应对着凌统恭敬道。

“苏飞呢?”

“苏大人就在里面。”

“嗯,辛苦了,下去吧。”

“是。”

听到苏飞,黄祖忙屁颠屁颠地跟到凌统后面,进了驿站。

“公绩?!”

原本在月光下休息养伤的苏小貉看到来人,欣喜地将要起身,突然停住了动作。

“黄祖,大人?”

黄祖怒气冲冲上前踹了它一脚,斥骂道,“都是你这只妖怪!害我被人关在那种地方吃苦受罪!”

“大人……”

苏小貉捂着痛处,露出难过的表情。

“谁让你打它的!”

一团火在凌统眼前烧起,他上前揪住黄祖握拳要打。

“公绩不要!”苏小貉急忙叫住凌统。

凌统停住了动作,愤愤不解道,“你为他重伤至此,他却知恩不报,这种厚廉无耻的人你还要护他吗?”

“公绩!”

凌统与他对视一阵,最后还是泄了气松开了手。

苏小貉松了口气,下一秒却听到一声闷响,抬头一看黄祖已经倒在地上。

“公绩……”

“别这么看我!我替我自己打的!忍这只猪很久了,看你面子才只给了他一下。”

苏飞无奈地扶额。

也好吧,能清静一时是一时。

“好了,现在人也救了,这回你没有别的理由留下来了吧!”

苏小貉为难道,“虽然如此,可你们……”

凌统摆摆手道,“我们就不用你担心了,你想你现在这样留下来也帮不上我忙,还不如离开这里也让我们安心安心。”

“可我……”

“打住!可别再说什么亏欠我了!你这么说我可真会跟你绝交的!”

苏小貉对他这句话毫无对付之策,只能点头应下来。

“公绩,谢谢你。”

凌统清扬唇角,笑得恣意而温暖。

凌统从身上探出了离开秣陵时鲁肃给他的求救符,催火燃之。
符令一燃尽,鲁肃便出现在他面前,得知凌统只是想让他把苏飞和黄祖带回秣陵,自然也是一口应承下来。

在他们离开之前,凌统又对苏小貉说,“我还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

看凌统这个架势,苏飞就知道自己肯定阻止不了他,只能点头应下。

“你说吧。”

“你知道伯言被关在哪里吗?”

“他一直没有跟我一起,据说是作为上宾住在刘府里的,刘表对他很是重视,如果你在刘府里没有找到他,我斗胆猜测是刘表打算攻打秣陵,让他也随军出征。”

凌统闻言,惊讶道,“刘表已经出动了?!你能确定吗?”

“基本上是能确定的,因为这些我是从刘二公子那里探知的。”
“这个黄胖子为什么也会被刘表他们抓过来?”

“黄祖不是被刘表带来的,而是潘临,他想用黄祖来要挟我。”

“要挟你什么?替他做事?”

苏小貉摇摇头。

“他想完全变成妖族,认为拿到我的妖元就能完全地从人变成妖,不过他也很奇怪,自把我打回原形后就只是一直关押着我,只说等事成就会把黄祖放了,我看他像在等待什么时机,但我并不清楚他是从哪里得知这些事的。”

“那你知道刘表这次出征还带了谁一起吗?那个潘临也一起去了吗?”

“按理来说应该没有,毕竟他没有战力,刘表带他就是带一累赘,不过刘表的夫人蔡氏似乎也还在城里,我觉得你最应该提防她!”

凌统皱皱眉头,问道,“她是什么来头?”

“我不清楚,但我感觉她不简单。”

一直在一旁等他们谈完话的鲁肃突然插话道,“公绩可别忘了我也在这里。”

“肃伯您也知道她!”

“自然知道。蔡氏隶属血虫一族,以心狠手辣为名,心机甚重,野心也不小,刘表有胆量觊觎秣陵是为她蛊惑,而江陵有今日多半也是拜她所赐,如若这次她确实没有随军出行,那你确实是应该多留个心眼。”

凌统认可地点点头,“我会的!肃伯,苏飞就拜托您了。”

“他在秣陵能有什么事,倒是你身处险境,可不能意气用事!”

“我知道。”

鲁肃隐隐还有丝担忧,本来他便不太赞同让凌统来江陵执行任务,尽管他也明白他们这样安排的用心良苦,可……

但愿他真的能顾得及公绩。

-------------------------------------------------------------------------------

江陵副本要打完了,预告下一话小鹿出场!

至于凌小猫解不开的密语,就请小鹿来为我们说明吧!
小鹿:其实很简单,首先看这几座石墓,从碑墓规格及碑石材质显然并非达官贵人,可中间几个名字却有不少少见的字,尤显异样,若单独摘出来看,李朔,林昳,楚坼,朔为无月,昳【die】为日落,坼为地裂,可见得是有逆天之心,必是有狼子野心之人,如此再看二六两座藏匿密语的碑墓,一个名为杨全,一个名为吴远,全字——人王,吴字——食天。潘临心存妄念,意欲图天,其心亦匿于其间。
凌小猫:小鹿我们绝交吧!!!(ノ`⊿´)ノ
小鹿os:我该不该告诉他秣陵的对弈局是我设计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