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尽悲欢,独不写喜怒

乌云

© 乌云 | Powered by LOFTER

江东异记一 · 铃 15

怀疑自己标错主角系列(✘_✘)
伯言终于又有镜头了,感动(っ╥╯﹏╰╥c)……
-------------------------------------------------------

逃窜出去的凌小猫只拼命往山下跑,它意识到方才甘宁手上黑色的锁链是神物,所以自己才会一下子就被打回原形,妖力受损,估计短暂时间也无法恢复,甚至现在只能以一般猫的速度来躲避后面的追赶和一路投来的弓箭,要不是苏飞紧跟在他身后有意无意地护他周全,现在中几箭也还是轻的,可是这样拖不了久,到时候苏飞也会被自己拖累。
这想着若无计可施便只能拼一回了,突然听到苏飞清晰的呼唤。

“恩公,接着!”
一颗赤色的珠子抛入他怀里,凌统只一眼便认出来了。
赤血灵珠,极其稀有的聚灵仙丹,不仅能聚合溃损灵力,助长妖力,短时间内还可以激增千年修行!据说只能在仙界才能炼制,故而在妖界是同灵兽的血珠一样珍贵的东西,他只见过一回,就是二公子他们那里见到的,想不到苏飞身上竟然会有!更想不到他会给自己用!

就当是我欠你一次了!
凌小猫这样想后,直接把它吞进去了。

刺眼的红光在身前涌动,胸中一股灵流,一瞬光灭,黑发的青年凌立在那里,一双橘橙色的灵眸澈然盈光,一身盛色红裝,肆风而扬。

苏飞也十分惊诧,看着面前瞬间长成的男子愣住了。

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们也还未想到如何打算,突然一圈妖光荡来,穿过他们,末了山水天地,只余幻灵之境。

凌统和苏飞一同望去,只见素带白衣,一人独立,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陆伯言!”

“阿凌,我们又见面了。”
陆逊浅笑依然,丝毫没有疑惑他的变化。
可凌统看着他这笑意温柔模样,只想起四个字——
目中无人!

“真是伪君子!”
凌统气愤地捏紧拳头。

陆逊笑道,“你不必紧张,我这回不是冲着你来的。”
这一句所指明确,凌统看了一眼苏飞,有意把他护住。于是他回敬了一句,“很不巧!我是冲着你来的。”

陆逊总算有所动容,微蹙眉。
“二打一,似乎不太公平。”
凌统束起长发,凛然而视。
“我跟你打,一对一。”
“我不爱做浪费力气的事情。”
“那么,就怪不得别人以二对一!”

凌统从手里唤出银枪,与苏飞对视一眼,对方点点头,握剑在手,等凌统长枪直向,再配合他从身侧入。
陆逊侧身避过,左手执一把雪白细剑,抵御住凌统狠烈的攻势,另一只空手直取苏飞,凌统见状忙去护苏飞,苏飞闪身而过,有惊无险。

两人退一段又重新发起攻势,但三四次下来,都差强人意。

陆逊摇头。
倒是很好的配合,只可惜并无信任。

凌统年纪虽轻,但毕竟出战多数,对之也有所察觉,马上作出调整,苏飞虽少实战,但善于配合,这几回他对凌统攻击习惯也稍稍适应了,开始配合他的攻势出击,两人的联手这才有所起色。

凌统本来以为,陆逊妖力虽强,但实战比自己少,更兼自己现在有能与之匹敌的能力,应该不难对付,未想陆逊实战起来竟然也很镇定。
他很少主动出击,却能以不变应万变,十分难攻。
难怪蒙叔之前也说,如果真跟他打起来,自己也占不到好处。
不过他也发现,陆逊应对他们攻击时有个致命的习惯,他左手执剑,只防不攻,右手无持物,却只攻不防,这习惯明显得让他怀疑陆逊是故意想引他入陷阱,可短时间内别无他计,只能赌赌运气了。

凌统和苏飞又一次发起进攻,到了近处才突然左右换攻,陆逊虽反应极快地换了右手持剑并且成功抵御住他们攻击,但在凌统面前很快又暴露出另一个弱点,他左手力量明显比右手弱,防御有余,进攻不利,而靠右手来防御,实在大材小用。

弱点已暴露,陆逊却收了剑,化被动为主动,不防只攻。

凌统还没理解他的用意,只见苏飞有险,便顾不上那么多,持枪挡在苏飞面前,未想陆逊毫无退却,那一枪便直直刺进陆逊肩头。

霎时血染白衣,红得骇人。

凌统一惊,收回银枪,正欲上前关心,却发现陆逊并未因伤停下,他只能硬着头皮,微露爪尖,帮苏飞一同抵御陆逊的攻击。
他虽然记恨陆逊,却也从未想真的伤他,未想最终还是事与愿违。

伯言,我们究竟是为何,会走到今日的地步。

显然若是陆逊也攻击凌统,尽管身上带伤,也不见得就会落败,可不知为何,他在这件事上十分固执,宁可耗费更多的妖力在攻击苏飞身上,也不愿花力气跟凌统正面抵抗。承接下凌统所有的攻击让他遍体鳞伤,渐渐体力不支。
凌统因陆逊这样的固执而难受不已,然而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他,这就是凌统无能为力的地方。他只能被迫一次次对陆逊发起攻势,他知道如果不彻底把他击倒,他肯定不会停止对苏飞出手。

结果显而易见,陆逊最终因体力不支而倒下,凌统却一点也不高兴。
他看着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陆逊,看着狼狈但也并无大碍的苏飞,他自己却毫发无损。
实在讽刺!
明明我已经站到你的对立面了,你却还是不肯给我个明白,陆伯言,你到底要逼我到什么时候!

结界消失了,可威胁依旧在步步逼近,凌统和苏飞面面相觑,不知应该作何反应,然而连喘息的时间都不允许,危机四伏,完全察觉不到究竟哪一个会率先到来。

苏飞拉住凌统的手,“恩公,你拿我去换兴霸,然后带着他们一同逃吧!”
凌统如何能取舍,拒绝道,“方才你和我并肩作战,现在要我对你兵戈相向,让我如何能办得到!”
“即便恩公不这样做,我也不会离开,可若恩公现在不愿取舍,到时候就要取舍更多!”
凌统握紧拳头,痛苦不已,却别无他法。

苏飞看他难受的样子,安慰道,“恩公不必觉得愧对于我,对我而言能以此还恩,亦是解脱!”
“你早已不欠我恩情了,在你方才把赤血灵珠赠我之时就还清了。”
“可这是恩公你那时一同赠与我的,我这样也只是物归原主罢了。”

怎么回事?!
凌统一脸疑惑。

“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我对你有何恩情,值得你这般拼死相救?”
“就是……”

话未道出,却听到了在附近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凌统和苏飞知道他们别无办法,只能照方才说的那样了。

凌统用利爪挟持住苏飞,低头在他耳边说感激的话。
“无论如何,我还是很感激有你相助,从今以后你我便是生死之交,天地为鉴,至死不休!还恩以后你也不要再叫我恩公,叫我公绩就好。”
苏飞热泪盈眶,只应道,“好!”

评论
热度(4)